【昴奥】命悬一线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奥托·斯温的cp向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吱嘎——。」
  
  一个字来说就是糟,两个字来说就是糟糕,三个字来说就是很糟糕,即便要接下去也还有非常糟糕尤其糟糕特别糟糕。
  
  “消毒液的气味太明显了。”奥托摆弄着那盆小植株,拨着它绿油油的叶子。“放它在这会好一点儿吧?也征得医院的同意了。”
  
  “唔,唔,好的,就放那好了。多谢啦奥托。”
  
  已经安心地躺在病床上了,软被也很舒服地搭在了身上,虽然胃还在隐隐作痛,命悬一线的时刻已经过来了才对——为什么我会从我家纯良少年身上感觉到黑化的气息啊!那些半吊子话全都卡在喉咙里了啊!
  
  “除了这句之外的,菜月桑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奥托抱着那盆植物转过身来,也不抬眼,脸颊旁边的几缕头发遮住了眼睛。
  
  下次一起去理发吧。菜月昴想。互相拿把剪刀锉一锉也行,虽然说不定玩这种情趣的结局很惨烈。
  
  “……你不会是要哭了吧?”
  
  “谁会做那种事啊。”
  
  “好的,我懂了我懂了,总之先放下那盆草,再戳它真的要死了!”
  
  “你真是——”
  
  奥托把手中的盆栽放下,怏怏走过来,坐在规格尚可的床的沿边。“菜月先生每次都是这样。医院都在考虑把这个床位长期出租给我们了。所以说,菜月先生这次又是做了什么?为了替邻家小妹妹抓猫从树上直摔下来?虽然这么说身上也没有绷带……”
  
  “安心啦安心啦,我不会因为又那种蠢事把自己搞到医院来的。男人一生中总要经历几个命悬一线的时刻不是吗!打起精神来为你男人鼓劲啊奥托!”
  
  “别在这种时候拿这种话来插科打诨啊!!”
  
  菜月昴安抚式地用手指梳了梳那头匆匆出门忘却打理的灰发,指尖从发梢滑到发红的耳朵上,又从耳垂落下到脸颊。
  
  “别担心啦,我这不是一点事也没有吗,上次也是这次也是下次也会是……”
  
  “我的意思就是说不需要这么多次啦!!”
  
  奥托恼怒地抓住还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瞪着他,在菜月昴抱着“糟糕不会被按在床上打一顿吧”的心情发毛时,又泄了气般松开了。
  
  
  “我们是朋友吧,菜月桑?朋友就是用来相互依靠相互扶持的吧?根本不是我能不能相信你的问题,你也多少相信一下我吧,有什么事跟我说说也可以啊,再怎么说总能多多少少帮上忙的吧。”
  
  “别一个人去做危险的事啊。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这不是等于完全忘记身边还有人了吗。”
  
  ……真是没辙。
  
  菜月昴心中叹了口气,呲牙笑着把掌心贴上刚刚被扯下的位置,“我知道啦~不过刚刚说的是真的吗,我们是朋友吗,我明明记得是……”
  
  “菜月桑!!”
  
  
  
  菜月昴看着趴在床边、把头埋在臂弯里已经睡过去的那颗灰色脑袋,心里升起一种难言的满足感,手指拨开头发,轻轻点了点额头,引起对方在睡梦中不安地动了动。
  
  似乎就这样下去也不错——虽然是个糟糕的想法。不过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菜月昴蹑手蹑脚爬起来,把奥托因为慌乱而没有发现、放在床头上的病例单拿起来。
  
  临床诊断:过量蛋黄酱中毒。
  
  幸好没被看到啊。菜月昴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过度担心的表情,以及莫名走向表明心迹的谈话,迅速把病例单揉成一团扔进床底。
  
  ——真是命悬一线。
  
—Fin—

评论 ( 1 )
热度 ( 8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