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奥】young and beautiful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奥托·斯温的cp向

*群作业,私设有。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年轻的时候应该多听一些声音。蝉鸣,鹤唳,鸟飞行时的振翅声。文艺散漫是年轻孩子可以被原谅的事情。菜月昴盘腿坐在地上,兴致盎然地跟奥托谈起时,对方脸上露出了相当微妙的表情,在变得愈发精彩之前被主人掐断了。
  
  似乎谈到了他讨厌的话题啊。菜月昴想。然后他伸出双臂,一向的笑嘻嘻的作态,拖长了调子:“要不要——来抱一下?”
  
  “怎么突然就跳了话题了……”
  
  “不要一副扯面皮才做得出的表情嘛,我可不是在交谈,我是在调情啊。真是不解风情,是女孩子嫁给你一定会哭死的。”
  
  你也不会给我那个机会吧。奥托想着,俯身抱住了菜月昴。头发需要修剪了,蹭在他的脖颈处痒痒的;他闻到独属于少年的、鲜活地跳跃着的气息。
  
  就算给了也毫无意义。奥托微微欠身,而后略慌乱地接受了嘴唇之间的触碰。即使是已经熟悉的戏码,该跳的地方仍然厉害地跳着。菜月昴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脊背,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过来。
  
  像在安抚一只猫。
  
  
  
  他们鲜少谈起过去的事。
  
  不是有什么陈年伤疤隐隐作痛的说法,只是没必要,没必要特意四目相对,把疤痕痛苦地撕开给对方看,还要看得深情款款,看得含情脉脉。藏不住的事,月色下的觥筹交错间,迷雾里的酣战中,自然会一点一点漏出来。
  
  “这就是青春啊,奥托君。”
  
  彼时菜月昴醉醺醺地嘿嘿笑着,让奥托怀疑他口中说出的事是不是事先渲染了好几倍。但他相信这些事确实是眼前这个男人会做出来、也确实能做出来的。
  
  于是他又浅抿了一口酒。
  
  菜月昴已经醉了,他便没理由也醉了。否则第二天醒来可能就是双双宿醉头疼还吹了一夜冷风发起高烧的不怎么美妙的故事。
  
  他收拾了杯子和未喝完的酒,回来时看见菜月昴正直愣愣地盯着手心上那一道今日无意割伤的小创口,听见了响动后,有些茫然地向奥托这边望来,盯了他好一会儿,吊起眼角露出了微笑。
  
  
  菜月昴被奥托半拉半拽,好歹拖上了床。他的脑子里混混沌沌一片,却能意识到奥托正在看着他。他可能在看着额角,睫毛,微微发青的眼窝,亦或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一扫过去,已经构思好了一副完美的脸部结构图。
  
  他常常抱着奥托睡,靠温度的传递得到某种安心感,但在某些时候,安心的来源会突然坐起来,一言不发地下床,开了窗子吹风。然后他会转过身来,目光紧紧粘在菜月昴身上。
  
  菜月昴每一次都会醒,无一例外地。但他既不想拿壶酒来说什么秋月春风,郑重其事谈个人生,也不想突然热血上涌强行打散那些有的没的,把该在怀里的猫揽回来。
  
  看吧看吧,正好老子也不是什么视奸一小时就要倾家荡产的国际女星。菜月昴想。以后看我这张脸的日子还长着呢,你别这几个晚上看腻了就行。
  
  反正奥托看够了,最终还是会温顺爬回来,把头枕在刚刚小心翼翼扒开的手臂上,嗅着气息闭上眼睛。然后菜月昴就会估量着明早起来手臂的发麻程度,和他的猫一起进入第二轮梦乡。
  
  
  
  这是什么?宿醉后遗症?
  
  奥托目瞪口呆地盯着被淡黄色粘稠状物质覆盖的碗,思索接下来是不是还会看见三途河畔。菜月昴大大咧咧在他面前坐下:“早上好啊,奥托。干嘛整出吃错东西的表情。噢,你面前那碗真是有米饭的水准。”
  
  “这种东西你居然还能看出这是米饭!?这其实是菜月先生放的吧!”
  
  “遮遮掩掩一点都不man,所以没错,就是我放的。好了,受宠若惊到感激涕零的表情就不用放出来了,太恶心了,我们彼此心里清楚就好。”
  
  “……并不会露出那种表情还真是抱歉。”奥托拿筷子戳了戳叫不出名字的酱,用可疑的眼神注视着。
  
  “干啥啊你!做出那种对蛋黄酱大神不敬的姿态!是男人的话就赶快跪下好好道歉!”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白痴。
  
  奥托默默咬了咬筷子。确实是没尝过的味道,但并不讨厌,拌饭吃应该也在接受范围内……虽然每天早上起来看见一碗黄色黏糊糊大概会失去所谓食欲。
  
  “哦、哦,终于要向伟大的蛋黄酱之神臣服了?快,现在就写一篇歌颂蛋黄酱之神的一千字作文交上来!反正是内政官大人写什么文件肯定很拿手吧!把释放的奴性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
  
  “那是什么疯狂的想法啊!对内政官有什么误解啊!蛋黄酱之神真的存在的话菜月先生一定会心甘情愿地倒贴成M的!我已经看到那样的未来了!”
  
  奥托·吐槽力在一人身上透支·斯温无奈地夹起一筷蛋黄酱米饭,认命地塞进嘴里。
  
  “……很好吃。”
  
  黑发少年果不其然地、挂上了贱兮兮的笑容。
  
  “我推荐的,当然嘛。”
  
  
  
  “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去村子?”
  
  奥托扯了扯领子,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脑袋。
  
  “很久没见那些小兔崽子了。趁着今天膜拜蛋黄酱之神之后还有精力残存,顺便带内政官大人见一见呗。怎么说也是我们这边阵营的同伴啊,不互相认识一下可不行。”
  
  菜月昴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挥着手:“应该会有几个顽皮鬼偷偷跑到这边来玩了,看到我这样的话就会以为被发现了然后规矩一点过来,否则很容易被偷袭的。这可是诱敌兵法的体现之一,没有要交学费就为此好好感动吧奥托。”
  
  “……已经不能明白您到底在说什么了。”
  
  “昴——”
  
  奥托气还没叹完,始料不及,睁大了眼睛看着几个小孩子使用娴熟的飞踢招式把菜月昴咻的一下打趴下,争相往他身上爬。
  
  “好重好重好重——你们这群小鬼肯定偷摘了不少菜吃吧!而且还去捞鱼了对不对!又变重了痛痛痛痛痛……将来会变成大腹便便的颓废大叔的!”
  
  菜月昴奋力挣扎着,总算把小鬼头一个个抖了下来。“没看见我在招手吗!早就看见你们了只是不想说明而已!一个个还敢那么嚣张!”
  
  “少骗人了昴!我们早就发现了,你根本什么都没看见,就是在引我们出来吧!”小孩之一气势汹汹地抱着双臂。
  
  另一个小孩子也马上搭腔:“就是说,哪有人会向背后的人招手啊!”
  
  “啊啊烦死了,既然是小鬼就给我好好配合!破解兵法的事是不会存在于主角之外的人身上的!”
  
  ……
  
  奥托站在一边,看着一群小孩围着那个长不大的黑发少年形成一个激烈的修罗场,扯了扯永远都有点弯弯曲曲的头发,无奈的心情涌现出来。
  
  ……算了,也不错。
  
  
  刚才这么想的他一定被传染了白痴。
  
  “趁大好年华就要多做些有趣的事。”菜月昴说,“等老到在床上解决吃喝拉撒的时候,好歹还能靠回忆来打发时间。”
  
  你做的“有趣的事”够多了。奥托腹诽。写成回忆录出个百二十来卷都不会完结的那种。
  
  “……菜月先生,回忆起自己在应当做一个铁血男子汉的年纪跟小孩子抢玩具这种事,真得不会羞耻到哭出来吗。”
  
  菜月昴骑着竹马晃啊晃,摸了摸身边开心地鼓掌的小孩子的头,“一开始这游戏不还是我普及的吗,以身试法怎么了,奥托你其实是很羡慕吧,在那边唧唧歪歪唧唧歪歪……虽然我对傲娇美少女没辙但是男人就敬谢不敏了。会起鸡皮疙瘩的。”
  
  “已经送出去的东西还死赖着不放的回忆会更糟糕的!总之先从那上面下来把东西还给别人小孩子啦!”
  
  “好啦好啦。”菜月昴不情不愿地下来,双手捧着竹竿郑重地交给一直眼巴巴盯着的小孩,轻声说着“去吧”,看着他欢呼一声奔向了孩子群。
  
  “真好啊。”
  
  “啊?”
  
  菜月昴皱了皱眉,飞速地拍了一下奥托的头:“在那嘀嘀咕咕啥呢?有什么话就要抱着必死的觉悟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这才是我们艾米莉娅碳阵营的男人!”
  
  “也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啊……”奥托揉了揉脑袋,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完善方才带过的一笔:“我只是在想,如果是菜月先生的话,老到那个时候回忆绝不会乏善可陈的,无论是日常还是非日常都是……”
  
  “奥托桑——”
  
  “诶诶??”
  
  听到小孩子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奥托完全忘了下文,惊讶地看向已经奔到自己身旁的声音来源。
  
  “奥托桑来陪我们来玩捉迷藏吧!”小孩晃晃他的手臂,“加上奥托桑就刚好够了!昴在那边看着就好!”他笑嘻嘻地看向菜月昴,做了个鬼脸。
  
  “我失宠得也太快了吧……喂,你们肯定是因为对绿色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对不对?我才没有输给奥托!只是输给了从头到脚都是绿油油的人!可恶,难道我要为了受欢迎去换上绿色衣服吗……不,我绝对不会为了这种事输掉自己的信念!但是……”
  
  “你给自己加的戏太多了吧!”
  
  奥托和那小孩异口同声地发出对菜月昴的谴责,随后绿油油的、梦想是成为商人的内政官大人被拽着袖子拖了过去,在“一、二、三”之后成功输掉,悲惨地抱着头蹲下开始数数。
  
  菜月昴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向奥托的方向吼道:“要玩游戏就要好好地玩!输掉丢我游戏王者的脸要你好看啊!”
  
  奥托抬起头来,似乎是嚷嚷了一声“那种称号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啊”想直起身来,还没能付诸行动就被笑着叫着的小孩子们围住了:“游戏才刚刚开始啊奥托桑!”“说好了数到一百才能睁开眼睛起来的,奥托桑好过分!”“重来重来!奥托桑赶快好好蹲着啦,这次要数得大声一点!”……
  
  
  
  那个家伙那么在意之前说的那番话吗?菜月昴想着,半蹲下来,无意识地朝着手上的创口望去,眼前似乎又涌出黑暗、血液、数不清的攒动着的亡灵,哭喊声愈发明显地敲打着耳膜。
  
  ……啊啊。
  
  “游戏开始!一,二……”
  
  ——哭泣被大声数数的声音取代了。或者说是打散了。哪种说法都可以,因为结局都一样。
  
  菜月昴把手心贴上脸颊,紧盯着前方那块游戏中的空地。
  
  老得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只能靠回忆来获得一点力量的时候,在那时,脑海中浮现出的也许不会是年轻时的生死搏斗、千钧一发,更多的,会是一些无聊的小事吧。
  
  他看见奥托抱着头半蹲在那里,像是蜷成了小小一团,在阳光的包裹里柔和又清晰。脸上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但如果要摆出最真心的姿态,一定是微笑着的吧。
  

  这些就很好了。
  
  他笑起来。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