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奥】金鱼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奥托·斯温的cp向

*群作业,半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自己在做梦。
  
  菜月昴想。
  
  他的手指在那条金鱼身上一次又一次滑下来;恶心的滑腻感,夹杂着些微鳞片刮擦带来的刺痛。这里没有水,空气很干燥,它持续地啪嗒啪嗒甩着尾巴,卖力地前进。菜月昴抓不住它。
  
  不行,不行。就算抓不住它,他至少也要跑到那条鱼前面去,或者把它翻转过来,大眼瞪小眼,用人类的方式吐泡泡给它瞧瞧。这条该死的金鱼。
  
  在食物链的最高级之下就要老实点啊。菜月昴几乎是恶狠狠地想。他绞紧了手指,松开,又绞紧,心里沉甸甸的装满了鼓胀的气体。金鱼的尾巴甩到了他凑近的脸上,跳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池塘里,溅起的水回落打在水面上,哗啦哗啦地相互碰撞。
  
  这果然是梦。菜月昴笃定地下了结论。
  
  
  ——“菜月先生?”
  
  不用仔细思考就能迅速得出喊叫着的人的身份,菜月昴蹬了蹬腿,发现被子并不存在于应该在的地方。它此时应该盖在他的身上,不管他是缩成一团还是四仰八叉,清晨他靠一脚踹开被子带来的一点点反冲力冲醒自己,迈着无精打采的步子去盥洗室。
  
  “……被子不见了。”好烦。菜月昴想着,把一直在离他头顶不远处制造二氧化碳间接影响睡眠质量的那人拽过来,在衣服上用力地蹭了蹭。
  
  “您到底在干什么啊!?”
  
  “啊,我不是说了吗,关于被子不见的问题啊。”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这并不是……”
  
  “奥托啊,少年长大成人是需要经历残酷的现实的,现实就是无因果无联系的无聊产物,妄图从里面探寻真理是不会得到任何结果的。好,就这样,成长吧。”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总之,再不起来的话,逛庙会的计划就完全泡汤了。艾米莉娅小姐她们已经等很久了,菜月先生也稍微努力一下啊。”
  
  
  再稍微努力一下吧。菜月昴松了手放开苦兮兮的小商人,打着呵欠迷迷糊糊去洗脸刷牙。把过长又懒得修剪的头发随随便便扎起来,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老了十岁。
  
  出了盥洗室,奥托正踌躇着的样子,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在看见菜月昴的打扮后,他呆愣愣地打量了一会儿,被毫不留情地吼了过去:“‘这样看起来就想老了十岁啊,有没有这个自觉啊。’你是想这么说吗?!混蛋,这可是成熟男人的发型啊,明明自己也是一头一眼看过去就营养不良的灰头发……”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随随便便就开始自损然后自以为是地对别人进行人生攻击的人是要怎样啊!”奥托愤愤地用手指梳了梳头发,“在继续扯皮之前必须要说的是……艾米莉娅小姐她们先走一步了。这个是字条——‘太慢了,不等你了。’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因为是拉姆小姐留的所以原话更加严厉。”
  
  “那样的话就不要递给我看了。做人要学会上道啊奥托君。如果是艾米莉娅碳一笔一划乖乖巧巧写出来的就要赶快双手奉上,好让我把还没有干掉的带着艾米莉娅碳气息的墨迹舔干净。”
  
  “……发表这样的言论会被抓到警察局去的,菜月先生。”
  
  奥托紧走几步追上一脸无所谓的男人。时至今日他已经知道抱怨的眼神和腹诽这类的东西毫无意义,菜月昴的厚脸皮和乱七八糟的话会把那一点可怜的意思无所犹豫地斩杀掉。
  
  “有种奇怪的感觉。”菜月昴突然发话,“是那种从马桶上直起身穿上裤子系好腰带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没有擦屁股的相当微妙的心情。”
  
  奥托·斯温在心底小小叹了口气,询问身旁的麻烦精:“怎么了吗,菜月先生?”
  
  “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我俩似乎从来都没有并肩出过门……?都是一前一后一前一后。虽然这种小事本质上没差,想到你抢在我前头雄赳赳气昂昂走出门就非常恼火啊。”
  
  “没有并肩出过门才是正常的吧……并肩怎么出啊,学螃蟹吗?横着走路也太奇怪了吧?!”
  
  眼神凶恶的少年习惯性挠挠头发,说着“也是啊”继续向前走着。
  
  “说起来奥托啊,你是有多喜欢绿色啊?连和服都是这个颜色……其实你连绿帽子都会喜欢的吧?噗,开玩笑——嘛。”
  
  菜月昴转过身来,拽了拽他的衣袂,眉眼间取笑的意味隐藏不住。“开始我还在想,奥托身上的和服会不会有金鱼之类的,我的是没有的嘛。看到绿色之后这样的心情就死掉了。”
  
  毕竟没有绿色的金鱼啊。
  
  “菜月先生喜欢金鱼吗?”
  
  “倒不是。只是最近一段时间老梦见我在抓一条金鱼,滑溜溜的抓也抓不住,忒烦人。”
  
  滑溜溜、滑溜溜、滑溜溜,脑海中就只剩下这个形容词。就算手指一次又一次触碰到,也只能徒劳地滑过去,心情微妙地看它溜走。那就干脆溜走啊,那家伙。
  
  但是偏偏又留了下来。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留下来,引诱他再一次伸出手,然后像是看笑话一样地再度成功逃跑。假设金鱼可以作出人类的神情,菜月昴不能不控制自己去想象那条金鱼乜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瞧着他。
  
  尤其可恶。虽然就算那条金鱼能作出人类的神情,大概也是用一种忧愁的、难以言明的眼神看向他——如果能这么形容的话。
  
  “那……之后,菜月先生要去捞金鱼吗?庙会有那样的活动吧。”
  
  “当然要去。这可是雪梦中的耻、重振男儿自信雄风的重要条件。”
  
  “这雄风萎靡得和振得都太容易了吧!”
  
  “生活最重要的是开心。所以随性一点完全无所谓。即使奥托君现在抱着旁边的电线杆学狗叫我也会耐心包容的。”
  
  “不会做那种事的。请快点停下想象,我从那欲言又止的表情里已经看出来了。”
  
  “真麻烦,闭上眼睛不看不就好了。”菜月昴一脸不爽地伸手盖住奥托的眼睛。另一只手勉强地揽着他的肩,磨磨蹭蹭地向前走。奥托一开始还在奋力阻拦,发现无济于事后便索性任他遮了眼睛拖着走了。
  
  眼睛被遮住了,其他器官便敏锐起来。奥托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平稳的吐息,喷出的气体一下一下撞着自己的脸颊,生生转化成被灼烧着的感觉。
  
  脚步停了下来。
  
  奥托晃了晃脑袋,肩膀还被揽着,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倏地便感知到了热源靠近,眼皮被温润湿软的什么触碰了。他忽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触电般推开前方的人,抬起袖子狠狠擦了擦眼皮,略恼羞地抬眼。
  
  “菜月先生——!!”
  
  “有东西哦。”菜月昴平静地回应他。“手一时没能移开原地,所以其他的部位代替行动了,奥托君能明白这种吧……?啊,不能也没所谓啦。”
  
  他垂眼冷淡地盯着地面,抬起手挠了挠头发,手又放下去。
  
  “……要去捞金鱼吗?”
  
  小商人在逐渐尴尬起来的气氛中犹犹豫豫开了口。黑发少年恢复笑嘻嘻的样子,语气轻快:“当然要去啊。”
  
  
  捞金鱼是门技术活。
  
  纸网随时会撑不住金鱼的重量而烂掉。太过小心翼翼亦或太过简单粗暴,能想象到的似乎都是不好的结局。最终金鱼落回水里,破烂的纸网便自觉地营造出嘲讽力满分的绝佳气氛,实在是讨厌的画面。
  
  “要保持若即若离,若隐若现,在最终的朦胧气氛中一鼓作气,就像与傲娇的美少女恋爱一样,明白了吗奥托?我都已经这么悉心教导了,没捞到的话就自己掏钱买来赎罪吧。”
  
  “先不谈有没有傲娇美少女被我找上谈恋爱,这种指导是会被现实主义的学生家里的大人殴打致残的。实话说你就只是想要我帮你买金鱼吧!为什么不自己来捞啊!说好的雪耻呢!”
  
  “梦里的耻就梦里雪好了。已经重复好几个晚上折腾金鱼了,在这里就饶过我吧。”
  
  奥托愁苦地盯着抱住双臂一副誓死不从样子的菜月昴,最终郁闷地摇了摇脑袋,好声好气从摊主那买了纸网和碗来。他的双眼紧随着游动的一尾尾金鱼,紧张感从心底升上来。
  
  要开始了。他在心里小声地说。
  
  在纸网小心翼翼伸出去的那一刻,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奥托眨了眨眼睛,顺着那手的方向向着某条金鱼盖下魔网。两人的动作笨拙地协调着,还是没能逃过纸网破烂的惨兮兮的命运。
  
  “咦……这么快就输掉了啊。”菜月昴咂咂嘴,无趣地直起身,“我还以为两个人一起会更好呢。没有这种设定就早说啊。”
  
  ……是谁的错啊!
  
  “那奥托就自己努力吧。不过今天说不定运气不好,一条都捞不上,干脆买……”
  
  “——菜月先生。”
  
  “嗯?”
  
  “再来一次吧。像刚刚那样。直到捞到为止——?”
  
  菜月昴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突然固执起来的奥托,很随意地揉了揉那头稍微蓬乱的灰发。
  
  触感没想象中的好啊。他仔细地思考着。
  
  “好啊。”
  
  
  “原本想着很快能聚头所以先走了一步……结果一直遇不到人。如果不是听到有路人在说有两个这样那样的人在捞金鱼的摊子上走火入魔了……”
  
  菜月昴和奥托低着头,乖乖听着艾米莉娅责怪的话语。他们手中各提了一个装满水的袋子,小金鱼在之中无所顾忌地游着。贝亚托丽丝紧紧挽着菜月昴空出的那只手,脸鼓鼓的,时不时偷瞄一下欢快游着的小金鱼。
  
  “……拉姆应该马上就要买完饮品过来跟我们汇合了。”艾米莉娅小小吐了一口气,轻轻击了击掌,“然后……”
  
  “烟火大会,一起去——?”
  
  
  
  “当时果然不该捞那么多的……”
  
  奥托换上常有的愁苦表情,戳着比平常规模大一倍的鱼缸。
  
  “啊啊,没办法,艾米莉娅碳都说了,已经捞回来了就必须要负责啊,虽然我也不知道奥托你怎么突然就对一堆金鱼走火入魔……”
  
  “不要说得好像自己是眼神清明的旁观者一样啦!”
  
  奥托恼怒地狠狠点了点鱼缸,到菜月昴床上坐下,隔远一点地打量那些金鱼:“就这么放在房间里真的好吗?菜月先生要当心闭着眼睛走路时挥手打翻啊……”
  
  “那种事你不说我也知道啦——”
  
  菜月昴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身体转向奥托坐着的这边。
  
  “那可是我的鱼啊。”
  
  ……时而露出的这种认真表情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啊。奥托想。
  
  “啊,对了,菜月先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也梦到那条……”奥托的嘟嘟囔囔还没到最后一个音,猝不及防被人扯着躺了下去,不由分说揽在了怀里。
  
  “吵死了。”菜月昴迷迷糊糊地说。“睡觉睡觉。”
  
  怀里的人挣扎了两下,继续小声地说着些什么;菜月昴困得回应的力气也没有,只一心把滑溜溜、绿色的金鱼、灰发的小商人一并抱紧了。细小的说话声渐渐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均匀的呼吸。
  
  今晚大概不会梦见那条金鱼了。
  
  这是菜月昴彻底睡过去前的最后一个意识。
  
  ——已经在这里了啊。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