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奥】again,again!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奥托·斯温的cb向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当死神根本就不是轻松的职业,不是。怪不得一报名就立即上任了,这苦差事根本没人做啊!被前辈骗到了啊。在马戏团表演从一百层楼跳下来,不过需要把身体黏起来;替娇弱一点的鬼魂托梦,最多也就飘什么七千里左右。刚死的人也太难伺候了啊,那些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愿望啊!
  
  刚出来的新规定简直让人腹痛。「死者不违背社会基本法的小愿望,死神有助其实现的义务。」说什么人性规定……就没有什么《死神权益保护法》吗!我,一点都不想因为这个失业啊……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来的实习死神,奥托·斯温是我的名字。在上面提到的那个法规出炉后,暗暗祈祷任务中需要带走的死者都是无欲无念之人,或者会说出「愿望的话,想做点一直很想但没有行动的事,抢抢银行啊之类的」这样的话就可以一波带走的货色,然而很倒霉地,被一位死者缠上了。
  
  那位叫菜月昴的死者,在散步的路上很不幸地被一辆疾驰而过的货车撞飞,穿越了旁边大厦第十四层的玻璃窗后毙命,猝不及防的办公室小姐手里的一沓白纸被冲击冲到了他的脸上,黏住了面部,好歹也算有个死人的样子,理应是可以安息的吧?大概?
  
  “赊给我一点时间呗,我还有想做的事。死神大哥以前肯定也有什么心愿吧?看在同是沦落人的份上,行行好呗。”
  
  厚颜无耻地说出这种话的是什么人啊?您已经死了诶!前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有这种情况啊!而且赊时间什么的……您根本没办法还吧?这跟说「借点纸给我上厕所」的人有什么区别啦!
  
  迫于生计,我也只好耐心地询问他的愿望,并且一再强调不能对社会任何人物有所损害。
  
  “在火锅店迷上了一个叫艾米莉亚碳的不得了的美少女,可以的话想先见一面,实实在在地交谈一次,再彻底离开。”
  
  呼……还好还好,只是青春期正常作态。
  
  “唔……这样的愿望倒是没问题。让我查查这位……是个正在苦恼中的少女呢。”
  
  
  
  喜爱到挂在颈上的白色猫玩偶,不小心掉进了滚烫的汤中,少女慌张之下端着锅跑到厕所里,试图用马桶塞使玩偶吸附,却在吸起来的一瞬间又掉了下去,位置不幸地正是马桶,而因为惊吓脱手的马桶塞正好撞下了冲水按钮。堵住了下水道口三个小时后,白色猫玩偶被水冲击了五分钟,回到了艾米莉亚手中,但脑袋因为工人的粗暴被扯断了。而展示的缝纫技术,如果掷骰一定会是大失败的结果,因为脑袋在常人无法想象的情况下,被缝到了尾巴上。
  
  “那么,既然是见个面聊聊天就好办了,暂时擦一擦你的血,让你的身体可以行动就好了吧。”
  
  菜月昴听着我的叙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带着他飘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而后让他重新有了实体。
  
  “这样根本不行啊。”菜月昴抱怨道,“这里也太远了啊,走路的话在见到艾米莉亚碳之前已经死掉了,我身上只有一个手机,根本没有打车的钱啊。死神大哥你行不行啊。”
  
  果然,果然,死神根本就没有人权吧,这也太绝望了啊,角色互换也好,神来救救我啊!从天上掉下点什么来啊!
  
  ——一沓钱砸在我的头上。
  
  我茫然地拾起来,一位死神同事从云朵里探出头来,羞涩地说:“你接的这个任务好像遇到困难了,上司叫我来帮帮你。”
  
  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正准备说点什么,她的头缩回云朵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因为是从你工资里拿的,所以不用谢了。”
  
  ……哦。
  
  那还真是,谢谢啊。
  
  菜月昴一脸幸灾乐祸的典型表情,过来拍了拍了我的肩:“没事啦没事啦。实不相瞒,其实我会算一点命,照你面相,大概这一年都不会有财运和桃花运呢,到了会为了这个哭出来的地步。”
  
  一年吗……虽然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会很难熬,对死神来说,一年没有财运和桃花运也不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不过是一年嘛,我还是能等的。
  
  我领着菜月先生往附近的车站走,随口问了一句:“那一年后呢?”
  
  “一年后你就习惯了。不会因为没有财运和桃花运哭了。”
  
  “………………”
  
  
  
  「失业后到底是去马戏团还是去托梦所」的内心痛苦挣扎中,我们到了那位少女的家。我正苦恼着有什么合适的方法敲开门,菜月先生已经按响了门铃。
  
  “等一等,菜月先生,这样冒失的话……”
  
  “艾米莉亚碳——你在家吗——我是火锅店的常客啊,你还记得我吧?听说了你的事,我来帮你缝那个玩偶吧,我在这方面可是不容小觑的哦!”
  
  菜月先生全然无视我的劝阻,不管不顾地继续叫喊着。随着匆忙的脚步声和回应的清冽声音,门被打开了,银白色的发丝飘了出来。
  
  在两人以奇妙的契合度迅速交好,其中不乏菜月先生插科打诨的荤段子以及占便宜,这之后,菜月先生在祥和的气氛开始了缝纫的行动。少女反正看不见我,我便在一边逗着她家的狗。它盘子里有许多吃剩的高级狗粮,是我没见过的东西,实在是很好奇这种东西为什么也能当食物,拿起一颗来吃,嚼出了奇妙的滋味后,忍不住再拿了一颗。
  
  随后传来的,是方才那清冽嗓音发出的吃惊的、微微抬高的声音。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把菜月先生的手臂捡起来安上去,扶起消除了部分记忆的少女安置在沙发上,顺便为了掩盖,把玩偶已经奇妙地到了裆上的脑袋扯下来。菜月先生用另一只手按了按手臂,露出苦恼的样子:“因为艾米莉亚碳太可爱了,不小心走神,把脑袋缝在了裆上,被她有点生气地戳了戳肩膀……说起来都是死神大哥的错,都不告诉我这身体这么不经用。”
  
  “是我的错吗!?”
  
  “是啊,所以嘛……”菜月先生坚定地看着我,双手合十,“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呗!这次我会小心的。”
  
  “你这样安可安可的我也……”
  
  菜月先生拿出手机奏起哀乐,继续双手合十坚定地看着我。
  
  “……好吧,就再来一次噢,这次要小心一点。”
  
  使菜月先生的手臂再次有了行动能力,我叹了口气,将视线移向了悠悠醒转的少女。而菜月先生似乎以为她要过一段时间才会醒来,身体已经移动到了狗旁边:“你刚刚在做什么啊……哇哦,你不会在跟狗抢东西吃吧?真好奇啊,以前开始就想知道,这种东西真的能吃吗……啊呜……”
  
  ——拾起了一粒狗粮的菜月先生,被狗一击击飞的脑袋飞过了刚睁开眼睛的少女的眼前。
  
  而后,惊讶的叫声再次响起来。
  
  …………再次把消除部分记忆的少女扶上沙发,我把菜月先生的脑袋捡起来安上去,忍不住叫嚷起来:“您到底在干什么啊!”
  
  “是死神大哥的错啊。”
  
  “又是我!?”
  
  “同伴莫名其妙地吃起了那种东西,是正常人都会有好奇心吧。”菜月先生双手合十坚定地看着我,哀乐的声音再度奏响,“再一次,再一次……”
  
  “你这样安可安可的我也……好,就再来一次,是最后一次哦!再发生什么我也不会再帮忙了!”
  
  菜月先生没办法点头,使劲眨了眨眼睛。使他的脑袋能再次顺利地转动起来,我长吁了一口气,准备擦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
  
  ——黑色的影子冲了过来,尖锐的牙齿扯下了菜月先生的腿,拽着腿愤怒地跑到沙发边,守卫在了主人的身旁。少女发出迷迷糊糊的可爱鼻音,缓缓苏醒过来……
  
  ……啊,忘了消除狗的记忆了。
  
  哀乐再度奏响。
  
—Fin—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