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存在证明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大概算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你这个架势是要去祭奠谁吗,尤里乌斯?”
  
  第一次被同伴这么询问时,尤里乌斯被“祭奠”这个词惊了一惊,半晌说不出话来。待他回过神来要回答时,那随口一问的人已经走远了。
  
  他本想答:“我要去祭奠我的老师。”
  
  ——老师。
  
  这个称呼搅得他心头发痒发麻,来回踱步也依然混乱不得头绪。
  
  
  
  他唤菜月昴作老师。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忘了是主动还是被要求,甚至二人之外的大众也默认了这一称呼而未曾有什么质疑的问候,但总之,从开始到了结束,它持续存在着。
  
  似乎是、他自己主动的。
  
  在记忆中,某次被派了唤他老师过去的任务后,尤里乌斯匆匆赶至菜月昴的院子。在阴凉的树下,撞见菜月昴正偷食蛋黄酱。他的脚步被固定在了一米开外,恭敬地浅浅鞠了一躬,叫了一声“老师”,目光不知该往何处放。
  
  菜月昴倒是没有尴尬的样子,仍是笑嘻嘻的,他说:“尤里啊,哪个老头子又让你来叫我啦?……算了,反正我也区分不开那么多个长得差不多的秃头,你直接带我去吧。”
  
  您这样说话太没有分寸了!尤里乌斯差点叫出声来。况且各位大人的模样根本就很容易区分,只是您不注意罢了。绥边大人是扁平的秃头,弁德大人是脸比较长的秃头,达戛大人的秃头又圆又亮,绥伊大人……
  
  ……被带偏了。
  
  尤里乌斯羞赧得从耳尖红到两颊,低下头去不出声了,被菜月昴眼角余光捉见,笑吟吟的也不言语,继续舔食蛋黄酱。尤里乌斯等了许久,总算平静下来,正欲抬头催促,四目却刚好相对。
  
  “话说,我有一点很意外,尤里。”
  
  菜月昴舔干净手指上的蛋黄酱,露出难得的困惑表情。
  
  “你为什么——要叫我老师呢?”
  
  
  
  他的老师菜月昴,是被人尊敬,同时也被人忌惮着的人。
  
  但是在收留了难民身份的尤里乌斯后,他确实曾经说过:“除了那些哎呦哎呦的人生必经教导外,你有没有什么想学的哈?先说好,刺绣和弹唱我多少会一些,剑术啥的我就敬谢不敏了……”
  
  尤里乌斯当时哑口无言。如果能得到学习某种技能的机会,剑术自然是他的第一选择。然而——
  
  “——信得过我的话,我来帮你请位剑术老师来?”
  
  洞察了他的想法般,菜月昴叹了口气,似乎不经意地说着。
  
  在跟剑术老师学习剑术期间,他搬出菜月昴的居处,借住在了方便学习的地方。中途曾经有一次,他偷偷跑回了菜月昴那,听见他跟谁在谈话:“被小孩子当作人生导师我也会苦恼的嘛……毕竟我是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人啊。消失了以后也不知道会去哪,说不定直通地狱呢。”
  
  “难以琢磨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时候……不过能捉弄一下小时候的他也不错,比他长大后好玩多啦。倒是……有蝴蝶效应之类的就很糟糕了。你说如果我没有出现,他后来到底是怎么碰上我的?难不成说一开始就决定好了?啊——头脑不好,真伤脑筋诶。”
  
  这样的嘀嘀咕咕被尤里乌斯听见,略去了大半重点,只一句「我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消失」便让他紧张得绷紧了身体,头脑发热地闯进去:“消失这种事……谁、谁都会死的,所以老师……”
  
  ——屋内只有菜月昴一个人。他抿了一口茶,向门口冷冷一瞥,露出几乎可以当作冷笑的神情来,缓缓道:“这么做还真不像你,尤里乌斯。”
  
  尤里乌斯定在门口,困惑地望着他的老师,知晓自己是犯了错误,一时说不出话来。
  
  
  
  尤里乌斯对他的这位老师记忆并不多。
  
  他把自己带回来,给自己取了名字,但并不叫他尤里乌斯,反倒是一口一个“尤里”叫得勤快。他养育了尤里乌斯,却仿佛总是有意地避开他,宁可整日窝在树荫下吃自己调制的称之“蛋黄酱”的食品。
  
  他偶尔会跟尤里乌斯聊天。那日他醉醺醺地问:“尤里啊,如果没有我,你会怎么样呢?”
  
  尤里乌斯一时无措,不知老师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想不出什么好回答,只恭敬道:“学生这条命都是老师救的,养育之恩没齿——”
  
  “你不是我救的啦。”
  
  菜月昴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气鼓了脸,嘴里喷出酒气,“倒不如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即使没有我,你也会坐在现在的位置上的。这就是所谓命运。”
  
  尤里乌斯默然。
  
  “我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他的老师说,“但愿你不会成为我的存在证明。虽然我有这样的不好预感。”
  
  他无话反驳,也隐约察觉到这是自己不能过问的事,只待他的老师喝够了,扶他到榻上歇息。
  
  
  
  只是到很久之后,他的老师真的消失了。彼时他们已许久未见,几年内也只堪堪碰过一面,菜月昴扬一扬依旧不离手的蛋黄酱,笑嘻嘻地送上一句:“你长大了啊,尤里。”
  
  之后他消失在王国内,不知所踪。某一天上头的大人把他叫过去,说:“你去把他处理了吧。”
  
  我去处理?处理谁?怎么处理?尤里乌斯愣住在那,直到他的剑术老师过来,按住他的肩头,道:“你长大了,尤里乌斯。你去把那王国的叛徒处理了吧。”
  
  他最后还是去了。
  
  他去了之后,菜月昴消失了。
  
  人是真的会消失的,不是百年之后腐烂消失,不是刻意躲藏教人寻不着影子,没了就是没了,无理无据,却能使人信服。上头的人说,尤里乌斯大义灭亲,要受到重大奖赏。于是尤里乌斯知道了,不是菜月昴消失了,是他杀了菜月昴。
  
  这话不是由他说的,先说出口的是菜月昴。他说尤里啊,即使是存档点徘徊无数次,循环往复,甚至到十几年前去推翻一些东西,也是有一些事情是没法改变的。就好比我还是会成为叛徒,你还是会杀了我。
  
  尤里乌斯不能懂。他不能管菜月昴叫老师了,因为那是王国的叛徒,叫老师意味着他愿意跟从他学习,与他同一阵营,但现在那是王国的叛徒。他只问,那您十几年前的十几年后还会出现吗?
  
  他觉得他懂了些什么,但他其实还是没能懂。菜月昴很干脆地回答他:“这我可不知道,出现了也已经不是我了。不过如果我和菜月昴之间是冲突的,我大概会消失吧。”
  
  他的老师耸耸肩,笑道:“我已经穿够啦。”他的黑袍上溅开血来,溶成了暗红的颜色。
  
  
  
  到了现在,尤里乌斯似乎才终于明白,他的老师的某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谁都忘记了,他有过一位叫菜月昴的老师,那位老师给予了他重大影响,然后轻飘飘地消失了,甚至连消失了的事实都在几日后也为人群忘记。
  
  历史上并不存在他的老师。
  
  他的老师摊了摊手,说:“哪天谁觉得我不存在了,你就也当我没存在过好了。虽然你可能都用不上这句话。”
  
  他说,我可一点都不想让你成为我的什么存在证明。那太糟糕啦。
  
  
  
  尤里乌斯想,再怎么无法估计的事,总还是有可能会发生的。是您说的所谓命运呢,老师。
  
  “尤里乌斯——”
  
  菜月昴赶上来,翻了翻白眼,面容显得更为凶恶了。他不爽地询问:“你不声不响这是突然要去哪啊,突然之间就找不到踪影了也太……等等,先说好我不是在担心……”
  
  尤里乌斯等他絮絮叨叨完,露出说不动了的样子,方才安静地回应道:“我要去祭奠一个人。”
  
  “我想去祭奠,我的老师。”
  
—Fin—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