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Still Here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菜月昴从噩梦中惊醒。他的额头覆上一层薄薄的汗。他茫然地伸手去触碰,触及略略粗糙的纱布,心头沉静下来。耳畔没有传来熟悉的浅浅的呼吸声,但空气是冰凉的,想来是个没出太阳的天气。
  
  他也不起身,只静静坐在床上,手指与手指相纠,仿佛在不安地等待着什么。不知在沉默的气氛中度过了多久,令人安心的声音传过来:“早上好,昴。今天也起这么早啊。”
  
  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菜月昴无意识笑起来:“我还以为我的生物钟开始错乱了。你也——居然起这么早?”习惯性地带上揶揄的口气,菜月昴听着低低的笑声,掀开被子下了床,脚趾在一贯的地方触碰到拖鞋,趿拉着转了方向走。
  
  
*
  
  
  “牙膏在第二格,是左边的那管。右手边的那管是洗面奶。”
  
  不厌其烦的提醒又一次在清晨的这个时候出现,菜月昴在牙刷上挤出一点牙膏,带着点抱怨的口气回应:“我知道啦,这么久也已经习惯了,不会犯拿混的错误了——除非你有心陷害我。”
  
  声音停顿了几秒,悠悠道:“不知道你是怎么出现这种错误认知的,我可是秉持着光明磊落的原则走到如今的。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事,那么必定是你陷害我陷害你吧。”
  
  “或许咯。真的是这样我也一定会装傻到最后的。不过你要不要相信一下外星人的存在?会在夜晚偷偷潜入地球,把人类的洗面奶和牙膏的位置互换的那种。”
  
  “……真的有那种外星人,大概也是你在梦中创造出来的。”
  
  菜月昴动作麻利地刷完牙,呸呸了两口,扯了一节纸巾擦去脸上的牙膏沫:“开啥玩笑呢,我才不可能在梦中搞这些奇怪的东西啦。”
  
  “——毕竟我可是对梦这种东西恨之入骨啊。虽然有时也巴着它来,总总也不会来些好东西,这样纠纠结结最烦人了。”
  
  
*
  
  
  “开小火先热一热锅。”
  
  “放大约2勺的油,等到油烧的差不多了再敲蛋,火不要太大。”
  
  “唔……适当铲铲蛋的周边和下边,再过一会儿翻翻身就好了。”
  
  菜月昴摆出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用筷子敲敲碗,发出诙谐的声音。“你当自己是美食专家啦,还是当我是小孩,只是煎鸡蛋不是弄什么全席,不用老师您教我也会的。能说点别的啥吗。”
  
  “我记起某人曾经煎鸡蛋时差点引起火灾,锅底直接烧穿了。”
  
  菜月昴手一抖,鸡蛋差点从筷子间滑下来:“那已经是陈年往事了!黑历史之类的不是人人都有吗!!揭底可是在人神共愤排行榜前十的位置啊!!!”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一类的排行榜。昴似乎总是在没用的事情上尤其有研究……”
  
  “呜,嘲讽到此为止到此为止!这种话已经从很多人嘴里出来过了所以不用再重复了……”
  
  将鸡蛋分别装入两个盘子中,端端正正摆在餐桌上。之后菜月昴再度返回厨房,从柜子上拿了一大罐牛奶,倒入旁边的空杯子里,听着声音觉得差不多时收了手,再拿起另外一个空杯子倒牛奶,而后分别放在装鸡蛋的盘子边。
  
  “那么——我开动了。”
  
  听到餐桌另一头传来的这个声音,菜月昴清清嗓子:“好,我开动啦。”
  
  
*
  
  
  “昴,你是要出门走走吗?”
  
  菜月昴系好鞋带,跺了跺脚,爽朗地给出肯定的答复:“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不错。你要一起来吗?”
  
  “乐意奉陪。需要带把伞吗?天气变化莫测呢。”
  
  “用眼睛好好看看啊,我这不是已经拿在手里了吗。”菜月昴晃晃手中的伞,“可别小看我的谨慎程度,我也是个会做防备的人啊。还有什么别的要提醒的吗?”
  
  “伞就在你的右手边,伸手就可以拿到。……好了,出发吧。”
  
  动作停滞了一瞬。菜月昴沉默不语地处在原地,世界暂停了万态变化。过了很长时间,他的嘴角一点点勾上来,终于形成一个弧度:“嗯,走吧。”
  
  
*
  
  
  “结果又是来公园——你是有多喜欢这啊。”
  
  “坐在长椅上闭上眼感受风的流动,或是感觉着来往的人群在眼前走过,这样度过一天也不算浪费呢。”
  
  “你是文艺青年吗?啊啊,不过如果视线能捕捉到前凸后翘的美少女就是真正的享受了。只是现在就算有我也没法儿看见了,真可惜啊。”
  
  如尤里乌斯所说的闭上眼睛——虽然是否闭上眼睛对现在的他来说毫无区别,菜月昴感受着风从脸颊上流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好了,昴,我去买两罐饮料,你能在这等我一会儿吗?”
  
  “啊,那个当然ok啦。快去吧快去吧。”
  
  摆摆手示意快去快回,昴干脆瘫在长椅上,直到“当”的清脆一声落在他面前。他晃了晃脑袋,倾斜的身体回到正位:“你又来了啊,小丫头,都说了我不是乞讨的了,只是在这里消遣打发时间而已。”
  
  对方发出“唔嗯”的可爱声音,却似乎没有听明白。菜月昴的手被一只小小的软软的手握了握,稚嫩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来:“可怜。”
  
  他的身形顿了顿,脑中忽而一片空寂,连小孩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时针慢悠悠地挪过去。这片空寂被一个声音打破:“我打赌,那个小女孩刚刚又来了,也许她做好了养你的准备。”
  
  “不是说了「我打赌」这类的口头话不适合你这种要求礼仪周全的人了吗。况且这都怪谁啊,天天都来公园转,这样下去周边的人会以为我是职业乞讨的啊。”
  
  “噗嗤。”
  
  “你刚刚笑了吧!?绝对笑了吧!”
  
  “咳咳,没有的事……大概。抱歉,好像买饮料买得太久了。”
  
  “你也知道你去的久啊。以为你被狼叼走一去不返了呢。”
  
  从长椅上起身,菜月昴舒展了一会儿筋骨,呼吸顺畅了些。“现在已经比较晚了吧,要不……回家吧?”
  
  他几乎是忐忑地等待着尤里乌斯的答复,听到了对方笑吟吟的话语:“好啊,回家吧。”
  
  
*
  
  
  菜月昴擦干了头发,把毛巾放回原处。他脱了鞋上床,自言自语般说着话:“睡得早起得早,一天到晚逛逛公园打发时间,怎么觉得我提前过上老年人的生活了。”
  
  “这样的说法真不知道你对老人有什么误解。快点躺下吧。”
  
  “好好好——睡之前要来个晚安吻吗?”
  
  “那个就不必要了……晚安。”
  
  菜月昴突兀地笑起来,笑得越来越大声,全身都随着抽搐起来,最后几乎笑得在床上打滚。他好不容易停止了笑声,深呼吸了几分钟,用手捂住嘴咳了两声,声音柔和了许多:“我知道了,晚安。”
  
  他拿起脖子上挂着的小型机器,把磁带倒回到开始的地方。在躺下之前,他俯身过去,亲吻了一下摆在枕头上的灰白色调的相片,轻轻笑了笑。
  
  “晚安。”
  
—Fin—

评论 ( 9 )
热度 ( 12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