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菜月昴之死

*旧文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菜月昴把绕在脖颈上的围巾一层一层剥下来,喘不过气的感觉减少了。他随手把围巾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在它的一大截意料之外地落在木地板上时又不得不把它那一端拾起来,于是到头来他浪费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
  
  这全怪尤里乌斯。他想。
  
  这样的责怪不是没有道理的。菜月昴内心忸怩了起来,于是他向空气解释。如果不是尤里乌斯邀请他去家中做客,他绝不会手抖打翻咖啡,键盘也不会一片狼藉,他也不用下班后匆忙忙给它处理后事,跟老板软硬皆施地杀价并且在失败后变得更累,那么他今天也许不会这么粗鲁地将围巾扔下。呃,他平时确实也会这样,但偶尔不会,尤里乌斯剥夺了这种可能性。他是个凶手。
  
  作为一个受害者,菜月昴此时尤其厌恶尤里乌斯。从前已然,如今更甚。他打开电脑准备完成由于键盘问题而耽误的文案,恍然记起文档尚未在咖啡肆虐之际按下罪恶的保存键。他的大脑变得空白,而后深吸一口气,黑体加粗的脏话在空白中喷薄出来。他不得不佩服起西方人来,一句fuck能解决所有复杂情绪,干净利落潇洒,比“去死吧”要有力道得多。
  
  于是他不得不记起尤里乌斯就住在他隔壁。有句话叫单丝不成线,他正是需要借助集体力量的时候。而且尤里乌斯搞不好已经睡下,菜月昴将大力敲门使他醒来,然后他在维护绅士形象的自我要求下不得不拖着沉重的身躯来帮他的忙,可笑的面皮!他会自己给自己送上惩罚。他想起事情的开端正是尤里乌斯的邀请。
  
  也许尤里乌斯想在咖啡里下毒来谋害他?他会将尸体剁成256片,一半冲进下水道,一半拿来炖汤!人们会无知无觉,说着“啊,这个人又缺勤了啊”地遗忘他,除了他的上司,因为他买键盘之前因为发现没有带钱包向他借了一笔钱。在他的死讯终于传出之后,那个小胡子胖大叔搞不好还会因为这个而愤恨地在他墓碑上刻字,“一个热衷于借纸擦屁股的人”。……
  
  菜月昴沉痛地按下门铃。门顺利地开启了,没有从天而降的水迎头浇个痛快,也没有一瞬间砸在身上的斧头,尤里乌斯穿着睡衣站在门边,欲言又止的样子。
  
  “请进。”他的语气彬彬有礼。
  
  来了,一切都无可避免了,但菜月昴之死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来临的!英雄的灵魂是不会屈服的,你尽可以杀死我,但你是无法打败我的!这宿命的征战就是我命中的雷劫,咆哮吧,武士魂!没错,死亡并不值得惧怕,给我勇往直前啊,菜月昴!
  
  深吸一口气,菜月昴小心翼翼地迈进一只脚,在意识到尤里乌斯可能正在用看智障的眼神注视着他后,心一横地跨进去,昂头看着尤里乌斯,并且再度意识到这一刻尤里乌斯才真真切切地把他当成了弱智。他为此懊恼地给自己扣了一分。而在他发现自己像小孩子一样给自己加分扣分时,他不得不给自己再扣去一分。
  
  “不用这么战战兢兢。”尤里乌斯说,再度流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喝咖啡吗,还是茶?”
  
  菜月昴紧惕地扫视了客厅一圈,确认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松了一口气,“白开水就好。”
  
  当一杯温热的白开水送到菜月昴手里时,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把自己当成了在穷凶极恶匪徒手下当卧底的正义感爆棚的警察,不仅得防止被他一枪崩了还得防止被他悄悄地一枪崩了,令人心酸而悲壮慷慨。他听到尤里乌斯的叹息声。他接下来就要说,“虽然我也不想这样”,或者狞笑着,“请你暂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暴风雨的前兆!……他忍不住抬起头来,富有勇气地同尤里乌斯对视,以示自己并不害怕他。
  
  尤里乌斯又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本来是想告诉你,昨天你下班走了之后,你的快递送到公司去了。”
  
  嗯?菜月昴思考了几分钟,勉强记起自己不久前似乎是下了一个单,不过貌似是往家送的?选错地址了吗?算了,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因为快递员在年关非常忙,在这个阶段很不客气,又应了大家的要求,我帮你签收了并且带到了家里,但昨晚因为忙于文案而忘记了,十分抱歉。今天本来要跟你说,但是还没说完你的键盘就出了事故,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正打算给你打电话,幸好你来了。”
  
  等等,最近下的单的话,那个好像是……算了,没被看到就好,不然会被误会的吧。
  
  “最为抱歉的是,因为实在太大,抱上楼时十分不方便,不小心刮开了一个口子。我预料到了是等身抱枕一类的东西,不巧的是刮开的那个部位正好是脸部,因为觉得非常熟悉所以蹲下来仔细地端详了,然后很不幸地发现,那似乎正是鄙人的脸。”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对,不管在想什么请赶快停下来!把那个当做是沙袋啊!是沙袋沙袋沙袋!
  
  “——我答应了。”
  
  “……哈?”
  
  菜月昴震惊地抬起头,看着尤里乌斯努力维持常态、但还是掩盖不了脸部在发红的模样,“把一个人印在等身抱枕上……我也不是那种木头一般的人,多少还是能理解的。经过了一番思考之后,我确认了我也抱有那种感情没错,所以,如果要尝试的话——”
  
  “你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杀了我吧。”
  
  “哈?”
  
  回应他的,是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裤裆以下部位的菜月昴,露出来的耳尖泛成通亮的红色。
  
  “总之,还是杀了我吧。”
  
  “哈?!”
  
—Fin—

评论
热度 ( 11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