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渡与归

*旧文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远处传来了吵闹声,打斗、嘶吼和流血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是数不尽的,在一个远处停歇了,又从另一个远处传过来。这样的循环周而复始,永无止境。谁都不知道圆的终止是在哪一个点上,正如不知它从哪个点开始。
  
  尤里乌斯在这个循环中徒劳地兜转着。他已经很累了,但这个循环尚未终止,于是他不愿停下。他向着吵闹声走去,鞋底黏上红色的泥土和腐掉的枯叶,在将要凝结时又被抹开。
  
  
  

  
  在脚步停滞的那一刻之前,声音停了。
  
  琥珀瞳的少年抬起眼看他。他们隔着一只小兽的尸体对着眼睛。那只小兽已分辨不出品种来,想来是因为饥饿渐长成这幅扭曲模样,身上插了一根竹管,仍放着它的血。
  
  ——若不是它因饥饿而没有足够力气,或是没有这武器,照着少年身上的伤痕来看,他现在望着的就该是那只动物了。
  
  尤里乌斯暂且放下了对它父亲或母亲来寻仇的担忧——但凡它的父母有一方活着,不会任它饿成如此。这样的想法或许应该愧疚,但他没有愧疚的力气了。而少年并不理会这个陌生的人,扑上去,撕咬起那具还新鲜着的尸体来。
  
  他沉吟片刻,举起了锡杖,狠狠地击向那少年背部。那少年嘴里尽是血肉,反应还算灵敏,堪堪躲过。可惜仅到第三杖,他就未能招架住,痛得叫唤出来,那声音嘶哑不成调子,不像是人,倒像野兽。
  
  他往后头滚了两滚,抹一下脸上的血,眼睛还是清澈的,散出光来。尤里乌斯恍惚听见了一句问话,那话断断续续,只有前头唤的名字还算清晰。语气带着点狡黠,音调是上扬的,道:“尤里乌斯……?”
  
  他勉强回了神,面前的人半跪在地上,不像是开了口的样子,目光像一团明明灭灭的火。手中的锡杖微微晃动,没再落下去。他闭了眼,再睁开,仍是这样的颜色,心中有了数,于是道,你有名字么?
  
  尤里乌斯摸不准那人是否笑了,或许只是开口的一贯方式,露出比起常人尖锐许多的牙齿来,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来。他揣测,这人是会说话的,只是太长时间无言,沉默中悄无声息失去了这一本领。
  
  但很快,少年停止了发出奇怪声音,小心翼翼挪了过来,拉过他的手比划。他感受到手与手间温度的传递。
  
  「菜月昴。」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尤里乌斯惊诧道,“你能听懂?”
  
  少年仰起头,真真切切笑了一笑。他眼睛里的火亮起来,柔和的亮色。
  
  
  

  
  “您能来真是太好了,那野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袭击过来了。”女人拽一拽缩上去的上衣,脸拉得愈发往下,“这阵子可真是遭受了不少损失,大家伙儿可都要指望您了。”
  
  尤里乌斯颇具风范地点了点头,流露出严肃的神色,耐心地听着女人的唠唠叨叨。我在一旁把头尽量低下来,再低下来,好使斗篷能遮掩住面颊。
  
  不久之前,或者说很久之前,尤里乌斯捡到了我——这次不如说我等候他已久。他还是老样子,没有留下任何记忆,教学的话语也没有发生改变。虽说稍微有些微妙的感觉,我到现在也该明白这是上天宠幸而绝非故意刁难了。
  
  我低着头在一旁等候着,尤里乌斯专注地听着女人所说的有妖怪会袭击村庄的事,那番听到耳朵起茧的话。我期盼着尤里乌斯会突然摇摇头,说出拒绝的话来,虽然那是和十年风调雨顺一样渺茫的事。
  
  既然有得道高僧预料到了妖怪会来,为什么不叫他来战啊,非要拉上一个过路人。
  
  ——如今我也只能把这种话放在心里说说,一丝嫌恶的目光都不能让尤里乌斯觉察。他敏锐得很。待我终于站到脚麻时,尤里乌斯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可以走了。
  
  我只管跟着他走,不回头看一眼。如果我此刻回了头,向着那个女人摘下斗篷来,就又要重现第一日的局面了。
  
  ——叫骂着「不幸之人」的村民们,和不明真相,但仍选择相信我、为了保护我而被围攻的尤里乌斯。
  
  「明明已经被进行祭祀了,为什么还会在这!果然是因为怨恨才来报复的妖怪吧!」
  
  「拿你作为祭品,是为了洗刷你身上的罪孽!生吃畜牲,你根本就不是人啊!哪怕饿死,是人的话,那种事一定——」
  
  「连火都烧不尽你肮脏的灵魂吗……还是说,想到了什么诡计而逃走了吗?果然,你还是应该被驱除的不幸之人!不对、是妖怪!」
  
  真是,糟糕的回忆啊。
  
  
  

  
  “昴?”
  
  按理说,他应该还没有睡着。我轻轻唤了他一声,他很快地睁开眼睛,果然丝毫没有困倦的意思。我整了整衣服,摸了摸他的头发,虽然还是因为长期未打理而难堪了些,总是在慢慢改变的。
  
  “不知道妖怪是什么时候来,明天,或者今晚也说不定。”我盯着他的眼睛,确认他听懂了每一个词汇,继续说下去,“如果妖怪来了,你就快点逃,和村民们一起去避难,因为我不能确保——”
  
  “老样子啊,你。”
  
  “你说什么?”我不太确定自己听到的话的内容,有些困惑,只能尝试再重复一遍,“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了,尤里乌斯。”他不待我将第二遍说完便重出了声,瞳中溢满粼粼的光,“不要那么没自信啦。不过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尽量去记一记的。”
  
  我愣了一瞬,脑海里蹦出“真是没办法了”几个字,无奈地伸手和他碰了碰手指——昴所独创的、据说是他自创的相互承诺必须过程。他的指尖有着莫名的灼热感,也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便抽了回去,闭上眼睡了。
  
  菜月昴同我,并未认识多久。但我却无法随意与他分道扬镳,也许是人们总会对自己的责任执着,而我遇到那样的他,对他有一份责任。他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成了伙伴,协助我大大小小的事。
  
  但这,绝非什么讨厌的事。
  
  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暂且把这些搁至一旁,思考起捉拿妖怪的任务来。那妖怪也不知来头,甚至不知道是否真正存在,但我既然接受了这样的请求,就必须要负起责任来。
  
  虽说也有可能迟迟不现身,但掉以轻心是万万不可的事。窗外的月亮倒空闲着,圆圆的、淡金色的光。奇怪的是,疲惫的感觉如潮水般一阵一阵涌来,让我几乎无法抗拒。朦朦胧胧中,我想到自己之前想说的一句话。
  
  ——也许,就是在今晚出现。
  
  


  
  “尤里乌斯?”
  
  菜月昴轻声唤着,直直地盯着面前青面獠牙的妖怪,它身上的布条依稀能看出整洁衣服的痕迹。此时他有些茫然地丢下手里已经失去生命的人,看着一地的血,发出痛苦的呜咽声。菜月昴冲上去抱住他。
  
  “没事的,尤里乌斯……”他爱怜地抚着妖怪的头,喃喃着,“没必要为这些感到伤心,他们根本就不是人……他们不会向村里的孤儿伸出援手,只会在大旱时打着祈福的名号、用这种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人的生命来祭祀……是丑陋又肮脏的生命。但是,你不是哦,尤里乌斯。”
  
  “明明是这样的世道,但是你偏偏……你才是真正的人啊,尤里乌斯。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所希望发生的,你只是没办法控制……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妖怪茫然的神色渐渐消失,转化为凶狠的模样,露出尖锐的牙齿来。菜月昴微笑着任由他咬上脖颈,仍然保持着抱住妖怪的姿势,闭上了双眼。
  
  “抱歉了,又一次违背了我们的约定……你明明叮嘱过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我还是想告诉你,你没有错哦,尤里乌斯。所以,如果是要作为这样的祭品,不管要停留在这里多久,我都毫无怨言——”
  
  「喀。」
  
  
  

  
  远处传来了吵闹声,打斗、嘶吼和流血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是数不尽的,在一个远处停歇了,又从另一个远处传过来。这样的循环周而复始,永无止境。谁都不知道圆的终止是在哪一个点上,正如不知它从哪个点开始。
  
  尤里乌斯在这个循环中徒劳地兜转着。他已经很累了,但这个循环尚未终止,于是他不愿停下。他向着吵闹声走去,鞋底黏上红色的泥土和腐掉的枯叶,在将要凝结时又被抹开。
  
—Fin—

评论
热度 ( 8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