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目送

*旧文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AU,微量昴蕾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菜月昴走进门的时候,几乎同青发少女鼻尖与鼻尖相撞。他们愣了大约一秒钟的时间,菜月昴向后退了一步,然而两人的间距并未减少。少女羞涩地把迈出去的一步收回来。
  
  这有点不妙。菜月昴想。他感到一种忧伤的情绪蔓延开来,虽然少女的投怀送抱是件喜悦的事。他的不安很明显让蕾姆也不安了。
  
  在蕾姆担心地询问出声前,菜月昴举起手中的——证书?卡片?
  
  “那家伙发了张请柬给我。”菜月昴说。“他在炫耀,他走上了现充之路。而我只能目送他远去。”他补充,感觉到自己快分不清愤怒和悲伤两种情绪。他咬了一下牙来表达自己的愤恨。
  
  蕾姆接过来看。“请柬?”
  
  “是的。我甚至都不知道新娘叫什么名字,大概是隔壁公司的。”菜月昴已经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来,并且拿起茶几上的一罐汽水晃了晃,猜测它会不会爆发般喷出来。
  
  “这是勾结竞争对手。我打赌他以后不是一个正直清白的好销售员。”菜月昴尽量使背挺直,这样能使他的语气显得更加严肃。
  
  昴君在说违心话,这也是他可爱的一点。蕾姆想着,挨着菜月昴坐下来。他们一起打量那张请柬。
  
  
*
  
  
  “你猜猜他会说些什么?你竟然来了?其实我只是想炫耀一下并没有真正邀请你的意思——这不符合他的作风。他大概只会心里想一下。他的好形象!”
  
  菜月昴絮絮叨叨,尤里乌斯在他嘴里已经上台十八场恶人迫害主角剧情向舞台剧。他还在努力思索更多的角色扮演。没其他人听见,他们所站的地方离人群聚集处有一定的距离。
  
  昴君在紧张呀。蕾姆想。菜月昴早上吃的蛋黄酱沾了许多在嘴角,这是在他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照了足足两个小时镜子、意气风发地出来后蕾姆发觉的事。她拿纸巾温柔地替他揩掉了。
  
  也许她不该说出来,虽然这有点不太好。在那之后,菜月昴又把自己关了两个小时。顺带一提,他凌晨四点钟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我应该开车送尤里乌斯来。司机是要好好选的。这样他将在结婚前欠我一个人情。”驾照考级还没全过的事实被菜月昴抛了一边去,“也许我可以故意开错地方。但新娘是好人,必须有人为她着想。”
  
  “我不是那种着想的意思,蕾姆。”蕾姆点了点头,菜月昴将目光收回去。“这是有逻辑的。我以为尤里乌斯这样的人这辈子都没人要。”
  
  他们说了一阵,后面传来汽车的声音。菜月昴不假思索地拉着蕾姆跑过去,他跑得飞快。两人气喘吁吁地看着西装革履的紫发青年从车上下来,挽上在他后面下车的那位女子的手臂。他们目送着这对新人向着神父那边走去。
  
  亲友们为他们让出一条道来,站在两旁说着恭喜的话。菜月昴和蕾姆又开始了奔跑。尤里乌斯突然站住了。
  
  他注视着菜月昴这边。此时菜月昴已经停下了脚步,他们的距离很近。“我以为你不会来呢。”尤里乌斯似乎是笑了一下,而后很快转头过去,继续迈步。
  
  “‘我以为你不会来。’哼,我就知道是这样。跟我想的不差!”菜月昴嘟囔了一句,目光胶着在那对新人身上。他们此时交换了戒指,相视而笑,有亲友在起哄,怂恿他们来一个法式深吻。
  
  菜月昴别过脸去。蕾姆陪着他别过脸。
  
  “会长针眼。”菜月昴没说出口,眼神冷冷地这么说。他很快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样的局面,抚了抚蕾姆的手。蕾姆轻轻握住他的手以示回应。
  
  “我讨厌目送。”
  
  菜月昴小声地说了一句,在蕾姆还没有理解之前,拥着她的肩膀重转过去。谁也不知道法式深吻有没有发生。蕾姆思考了一下,松开手扯了扯菜月昴的袖子。她希望菜月昴会理解,之后摸摸她的头发,露出笑容来。菜月昴正侧过脸来。
  
  ——她看见了一种莫名的表情。至少那并不是笑容,更像是感伤。
  
  “我讨厌。”菜月昴小小声地重复了一句,偏过头去。他的目光依然在刚才那个地方。蕾姆安静地凝视着他,握住他的手。
  
—Fin—

评论
热度 ( 4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