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佩】木头腿

*新发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佩特拉的cp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山的那边有一座小山,小山上待着很多快乐的小妖怪,他们大多都是在这山上沐浴着灵气,不知不觉就可以变化成人类的姿态了。佩特拉就是其中的一员。她是一只小松鼠,很长时间没有化作人形了,只喜欢抱着自己毛绒绒的尾巴睡觉。尾巴很暖和,她睡得很安心。
  
  令大家奇怪的是,她有一条腿是木头做的。有些新来的小妖怪好奇心旺盛,缠着她问个不停。她总是骄傲地稍稍仰一仰头,两颊微微红,用甜甜的语气讲述起来。
  
  
  
  很久很久以前,佩特拉还是只刚刚能化成人形的小松鼠,人形是个金色头发的小姑娘,眼睛又大又圆,很招上山来的一些猎户喜欢,偶尔能逗得他们带些小蜜枣来给她,说说外面的事,像什么京城里有位官员突然被揭了贪污罪,投进牢里去了。她爱听这些。要是有坏心眼的人,她就召集些同伴来,让他们吃大苦头。
  
  有一天,化成人形蹦蹦跳跳的少女,爬上了一棵树去玩。她伸手去摘果子,树下突然传来一声叫喊:喂!小心!
  
  佩特拉身子一滑,向树下跌去,跌进柔软的怀抱中。
  
  山上破败的庙里,多了个说不清来历的男人。同伴们问她,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啊?
  
  佩特拉想了想,道,他有世上最漂亮的黑眼睛,世上最漂亮的黑色头发,世上最漂亮的……她不擅长这些词汇,一口气用了很多个最漂亮。同伴们产生了憧憬,拉着佩特拉成群结队地到庙里看,面面相觑。
  
  他们问,你说的是这个人?
  
  佩特拉捂住脸,害羞地做出肯定的回答。
  
  没有一个妖怪觉得他好。嘴巴坏,动不动就自言自语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手脚笨拙,生个火都会烧了衣角;特别是长得根本就不好看,而且眼神一看就非常凶恶,小松鼠嫁过去,肯定是要吃亏的。
  
  他们不知道,佩特拉那一滑,那男人就滑进了她眼睛里,做什么都生了光彩,让她神魂颠倒,心里抹了蜜糖,要把果仁攒起来当嫁妆。
  
  金发的少女开始跟男人幽会。她在夜空的遮掩下,小声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人伸了个懒腰,笑一笑,露出干净的牙齿来:昴,你可以叫我昴。
  
  佩特拉在此后无数个夜里,窝在母亲怀里,乐不可支地回忆这一段。母亲对自己的女儿放得下心来,便也由着她去。昴会说很多有趣的事,会为她摘果子,会给她变捉不清奥秘的小把戏,整个人都在发光。佩特拉觉着,世上所有的果仁,都在向自己这边奔来。
  
  
  
  那你的腿呢?小妖怪们很好奇,你的腿又是怎么回事?
  
  佩特拉鼓鼓脸颊,有点生气,她说,不许插嘴,慢慢听我说。
  
  
  
  不知道是哪个时辰,只有小妖怪们叽叽喳喳的山上,突然来了很多人。他们举着火把,吆喝得很大声。小妖怪们四下逃窜,在树丛后面偷偷看他们。
  
  只有佩特拉不在里面。她聪明的很,老早就知道了些什么,用毛绒绒的尾巴甩醒了昴,让他听到外面的喊叫声,再用牙齿拽他衣角,让他跟她走。平日里安逸的生活过惯了,她一时着急,人形也忘了变。好在昴不算太蠢,懵懵懂懂便跟着她躲到了破败的佛像里去。
  
  喊叫声越来越近,他牙一咬想逃,被小松鼠咬住衣衫。小松鼠也急,情急之下,还真想出个办法来。
  
  昴一回头,咬着自己的松鼠不见了,凭空出来个相识的少女。她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别出声。相识少女的言行总比一只莫名其妙的仓鼠来得可靠,他躲在佛像里,照着她的嘱托,动也不动。
  
  佩特拉吸了一口气,抓过地上的一件昴的衣裳,向着外头冲了。火把不久便照在了她身上,随着吆喝声,她跑得越来越快,但仍然敌不过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她跑到了山崖上,眼睛一闭,笔直坠了下去。一片衣角挂在尖锐的石上。
  
  
  
  佩特拉眼睛慢慢眯起来,抱着尾巴,好像要睡过去了。小妖怪们急了,他们问,后来呢?后来呢?
  
  哪有那么多后来?佩特拉眼睛又慢慢睁开来。我好歹也是只妖怪,人会摔成肉泥的山崖,我舍了一条腿换了个安稳。好了,故事完了。
  
  小妖怪们悻悻散开了。佩特拉抱紧了尾巴,感觉暖洋洋的。
  
  
  
  后来,还真有个后来。
  
  京城里的那位官员平了冤,连夜护送出去的儿子也被接回来,而且经了这场大难后,开始安分念书,争气了许多。最后跟他一样,也当了个官。
  
  山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热闹起来。有一群人敲锣打鼓地来了,把庙整了一番,在佛像旁边,又雕了一座小像。
  
  那少女雕刻得神采奕奕,眼睛又大又圆。她的肩膀上倚了一只小松鼠,抱着毛绒绒的尾巴,睡得香甜。
  
—Fin—

评论
热度 ( 6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