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火柴

*旧文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AU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尤里乌斯钓鱼时见到那个黑发少年,头被人按进水里,被揪住的胳膊无济于事地挣扎着。其实他们离他很远,但他视力出奇地好,且对这见惯了的场面从来移不开眼。他的钓鱼竿动了一动,被放到旁边的地上。
  
  鱼都被你们吓跑了。尤里乌斯轻声道,叹着气。他又犯了什么?
  
  两个小士兵面面相觑,敬了个礼,接着异口同声。
  
  他打伤了看守,要逃跑。
  
  他打伤了看守,要逃跑。
  
  尤里乌斯扶了扶额头,道,我知道了,麻烦把他交给我吧。
  
  两人的眼神接触了一下,点了点头,迅速走开了。尤里乌斯上前去,微微弯腰拍了拍那个不停地咳着的、湿嗒嗒的人。他察觉到他手里攥着什么,不顾菜月昴的抗议,把不明物从他的手里拽了出来。
  
  火柴盒?尤里乌斯皱眉。我记得你身上不该有任何东西的。而且……你能打伤看守?
  
  好不容易止住咳的菜月昴抬头看他,眼睛微微眯起,呲着牙朝他竖了个中指。尤里乌斯冷冷地踢了一脚他的小腹,力道不大,但足以让他弯下腰来。
  
  别小看人……你个混蛋。
  
  菜月昴咳着笑出了声,笑声嘶哑得令人生厌。尤里乌斯沉默了一会儿,从火柴盒里抽出一根火柴来划燃,再把那燃着的火焰投入湖中。那一点火的亮度熄灭在冰冷湖水中。
  
  他侧头看菜月昴的反应,但菜月昴依旧在笑。他笑了很久才略略抬头,眼神凶恶,双唇撕出一句话来,我还以为你会有所改变。
  
  该有所改变的是你。
  
  尤里乌斯话音落了,抬腿便走。他不担心菜月昴逃掉,那两个小兵还在旁边躲着看着。身后传来菜月昴的声音,你从来没想过,凭什么被灭绝的就该是我们吗?我们生在同一个地方,却成了你们的附属品,真是好……
  
  他后面的话尤里乌斯没听见,因为他已经走得够远了。够远了的意思就是那两个小兵会跳出来,把菜月昴打一顿抓回去。他突然想起钓鱼竿还未收回,但其中一人已经追上来,结结巴巴叫着长官,把收拾好的钓鱼用具递给他。
  
  
  
  尤里乌斯未曾怀疑过自己国家的制度,但菜月昴的话很容易让他心神不定。这个人没有利用价值,辱骂他的信仰,他本该立即枪毙了他。没有如此做的原因,只是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自己的上司。那个精明又忠心的男人。他避免自己产生这种想法。
  
  这只是很小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菜月昴蹭救过他。马突然发了狂时,菜月昴从某个地方飞奔出来,把他一把扯下来,两个人抱在一起滚了几米。马跳进湖里。这是尤里乌斯第一次见他。没有这一举动,尤里乌斯也不一定会受伤,但这还是该感激的事。虽然他在后面冒出人来把菜月昴抓去时,丝毫没有阻拦。
  
  后来尤里乌斯顺了一点抹皮外伤的药给他。菜月昴的胳膊上胡乱缠着布条,低声笑道,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尤里乌斯自认为,他并不和菜月昴嘴里的那些人,他的同僚们,有任何的不一样。但菜月昴一口咬定,他们不一样。他曾有一次,枪已经抵住了菜月昴的额头,忽然起了意,问道,我们哪里不一样?
  
  他的眼睛亮得吓人,里头装尽无辜,道,你不会开枪,长官。
  
  
  
  菜月昴是个让人头疼的犯人,理应被枪毙了万遍。但他第一次犯事就碰上尤里乌斯,阴差阳错救了他,往后几次逃生。看守无聊时会有各种游戏,投球,打靶,规则奖励惩罚随他们心意,目的是玩乐。有时一张纸牌也可夺人性命。菜月昴是其中搅和的那几位之一。他赌博从不输,给同伴赢来各种药品和食物,看守恨不得剁掉他右手。
  
  但是为了所谓尊严,加上尤里乌斯偶然的二相助,他活到现在还基本完完整整,右手那根小指不算的话。——毕竟他不可能总被天意相宠。
  
  尤里乌斯已经给他很大帮助了。但他从不感激,只是歪着头笑道,尤里乌斯,你看我同你有什么不一样?尤里乌斯沉吟片刻,道,很多,比如身高。菜月昴笑到肚子疼,在地上打滚,笑出眼泪来。他说尤里乌斯,你上司也比你矮,你怎么不把他抓起来?
  
  他不在乎尤里乌斯生起气来,只是望着窗子说道,你说,尤里乌斯,同样是人——他指着那儿——同样是人,为什么我和我的族人就应该做苦役,被抓进牢,被凭你们喜好夺去生命,你们却好好站在这呢?你看,我们有什么不同?
  
  他划开一根火柴来,那光刺人眼睛。屋里本没有光,窗户是封着的,只是摆设。尤里乌斯只是沉默。他本有万千戒律可以脱口而出,却突然说不出话来。
  
  
  
  尤里乌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去钓鱼时,见了一堆人围在那。黑发的少年在他眼里很显眼。他的步子顿了一顿,加快了。那一堆人里有菜月昴,有那两个小兵和其他几个小兵,以及他的一个同僚。
  
  你们在干什么?
  
  没等他们回答,他又把音调提了一格,你们在干什么?他的同僚冲他笑笑,露出闪亮的牙齿来。只是个游戏,尤里乌斯。你要参与吗?
  
  尤里乌斯没有理他,他的目光放在湖边的血泊上,血泊里躺着一个穿着破袍子的人。同僚眯起眼睛笑,道,游戏输了,总得有惩罚。别担心啊,尤里乌斯,他离湖还有一段距离,不会吓走湖里的鱼……
  
  他接下来说不出来。菜月昴上前来狠狠给了他一拳,又被旁边的人捉住痛殴。尤里乌斯恍惚中,见了他愤恨的眼神,瞧着自己这边。他阻止了同僚拔枪的手,道,当做游戏惩罚也不迟。
  
  他的同僚显然对他参与游戏感到有趣,毕竟尤里乌斯从来体味不到其中乐趣。他出言调侃,尤里乌斯却没有搭理他,只是走向还在挣扎的菜月昴,让那些人放开他。
  
  菜月昴啐了一口,脸上的笑容明晃晃。他道,怎么,玩什么游戏?
  
  射击。尤里乌斯把一把枪塞进他手中,自顾自地背过身去。我们来比射击。
  
  他听到后面的人问道,我们赌什么?
  
  一盒火柴。
  
  这简短的四个字落了下来后,菜月昴再度发出笑声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尤里乌斯?你的同僚正瞪着你,把手伸到衣兜里去了。
  
  尤里乌斯没有回话。他只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菜月昴的声音带着愉悦,道,好,我正好还剩一盒火柴。
  
—Fin—

评论
热度 ( 3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