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尤】梦

*旧文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的cp

*群作业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392541182。


  我从那一天起跟他一起生活在这里。他帮着整理床铺,把被单上的褶皱抚成水的起伏。无事时他会坐在窗台边,目光往辽阔的远处飘,我总会想方设法把他的目光拉回来。并非我连半刻清闲都不愿给,只是我深知,气球一旦脱手,就会晃悠到别的地方去,哪怕那不是它的本意。不管是什么地方,总之不是地面。
  
  他不是我的附属品,我本不该这样牵着那根绳,但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们曾谈论一种名为樱草花的植物,他告诉我曾经偶然得知的小知识,primrose path(樱草色道路)的另一种译法,享乐沉沦之路,即堕落之路。他觉得疑惑,两者是如何扯上的联系。
  
  我查阅那种花的资料,长得不算特别,也没有香气,花语尽是漂亮话。单从联系来说,算作反义才没有错。我在不久前才开始明白,有些罂粟不会用嚣张的皮相来面对你,你靠近了才知道那是毒,且为时已晚。
  
  那时候我们没在一起,我猜测过他是否想到过我,但听人说那场战斗很激烈,双方一并放大招,他大概没有机会让走马灯在脑海中闪一闪。我突兀感觉心房绞痛,回头时他抬起眼睛望我,我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面望见自己的倒影,便平静下来。
  
  我作恶时他仍能来制止我,这就是最好不过的结局。哪怕太阳和月亮日日循环演习,天气一成不变,这也是令人心情畅快的日子。昨日我忆起同他谈过的樱草花,今日便见着大街铺成樱草色的道路,他露出讶异神色,而我洋洋得意。这就是生活于此的好处,不必探察你的想法多么诡异,它总能实现。
  
  至少不会像从前,他飞身而去,我阻拦不得,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也只是看他紫发垢满褐红色泥土。他有轻微的洁癖,而我只在一旁看着,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醒来。——若是那样倒也遂了我愿。
  
  天不愿遂我愿。
  
  所幸我们现在还能一同喝茶聊天,虽然我一直不喜那茶水的清苦,每次咋舌他都会发出轻笑,让我咬牙切齿。我们经常下棋,也往往是我这方大败,郁闷得很。也许我该诅咒他的发际线越来越靠后,但这当然也只是想想。毕竟天天看着他的又不是他自己,是我。
  
  我现在也会算算日期,苦于没有计数工具。但这样也好,一日日都过得非常自在。不过我目前还记得一个数字,距那一天已经过了三年零七个月,距离最优骑士被埋入土下的日子。
  
  我依然在这里。
  
—Fin—

评论
热度 ( 4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