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昴蕾】异族旅客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蕾姆的cp

*改不了缺页书的特点。呜。


  上弦月散出淡雅的金光,繁星围绕其侧,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蕾姆仰望着天空,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随着心脏跳动的加快而愈发清晰起来。
  
  除了回忆以外的事,此时都似乎变得不合适起来。
  
  
  
>>>
  
  “狐狸是会说谎的动物,千万要小心哦。”
  
  姐姐的忠告还回响在耳边。诚如她所说,狐狸是被人唾弃的、满嘴谎言的动物,是人们所要远离的。然而少女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可挽回地背弃了、亲爱的姐姐这份忠告的好心意。
  
  因为她的面前,正坐着一只对自身所遭到的厌弃似乎毫无自觉的、一脸幸福地吃着甜点的狐狸。而她的眼瞳中所映出的他的身影,已经成为不可替代的存在。
  
  若是你要询问,为什么对于狐狸使用“他”的称呼——
  
  对于下肚的甜点发出满足的声音,名为菜月昴的毛绒绒的狐狸抖了抖爪子,将目光移向了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的青发少女。
  
  “——蕾姆?”
  
  大梦初醒般,蕾姆从沉浸的脑内剧场中回过神来,对着拥有与村子里的普通少年无异神色的狐狸,露出了可爱的微笑。
  
  “在的,昴。”
  
  
  
  与菜月昴的初识,是一次意外。
  
  蕾姆想要证明什么地莽撞地进入了山林,却脚下打滑从山上滚下。摔跤过的人才能懂那种心情,脚底踩空,身体失去控制,满脑空白。她本已做好跌得鼻青脸肿的打算,但意外地被拽住了手臂。
  
  难以形容当时的心情。即使还未意识到拉住自己的是谁,是什么想法,悬空的身体被力量拉拽住,仿佛溺于海中的人攀上浮木,这种感觉她很久之后都没法忘记。
  
  惊讶地向上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咬着牙抓着自己、看上去一脸艰辛的狐狸。下意识地想到姐姐的忠告,蕾姆不假思索地想挣脱,结果导致了一人一狐一起滚下了山坡。
  
  
  
  “糟糕透了!”
  
  拼命将少女向自己这边拉拽,以此承受了绝大部分重量,最终伤痕累累的狐狸,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气呼呼地瞪着眼睛,手费力地叉住腰。
  
  “对不起……”
  
  蕾姆不是不能通过手臂上的温暖感觉到这只狐狸是出于好心,只是一下子没能把姐姐的话抛之脑后。内心羞愧的蕾姆蹲下来,想要撕下衣服上的布料为这只好心的狐狸包扎,却被狐狸叹了口气拒绝了。
  
  “要女孩子撕破衣服什么的也太抱歉了,还是撕我自己的吧。”
  
  看着蕾姆还是一脸愧疚,狐狸踮着脚拍了拍她的额头,作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好了,不要不开心了。来念一句幸福人生的咒语——All  is  well!”
  
  故意做出大舌头的发音,露出滑稽表情来逗面前的女孩开心。但蕾姆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All  is  well?”
  
  “对啦!”
  
  狐狸开心地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
  
  “现在请微笑,把什么都往好处想吧。”
  
  ——相识,从这里开始了。
  
  
  
  菜月昴是一只狐狸。不仅如此,他还是一只来自远方的狐狸。
  
  “狐狸也有国家吗?”
  
  当被菜月昴告知“对于我的国家来说人类才是异族”时,蕾姆像是听到天方夜谭般瞪大了眼睛,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么,昴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我的国家很快就要爆发战争了。现在气氛紧张,已经开始偷偷征召士兵。按理说,我是要参军的,就算不愿意也一定会被勉强去。”
  
  带着不知是厌烦还是恐惧的表情说出这句话,蕾姆能感觉到菜月昴的心情变得低落。
  
  “昴不想参战?”
  
  斟酌了一下用词,避免了说出“逃兵”这样的词汇,蕾姆小心翼翼地问道。
  
  “谁会想参战啊,我的梦想可是做个云游四海的旅行家啊……不过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我以前是和另外一只狐狸生活在一起的,不过因为发生了争吵,她出走了。”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感伤的场景,菜月昴的声音变得轻缓。
  
  “如果战争爆发的话,她回来时就找不到我了;我想在那之前找回她。因为她似乎对人类很感兴趣,我才在想她有没有可能来到这里。”
  
  被菜月昴的神情所感染,蕾姆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上前握住了那只垂着的爪子,传递着自己的温度。
  
  “多谢安慰了,蕾姆琳。”
  
  菜月昴对蕾姆的好意回报以微笑,毫不吝啬地说出感谢的话语。
  
  “蕾姆琳?”
  
  不明所以地望向菜月昴,做出歪头的可爱动作,蕾姆向菜月昴发出疑问。
  
  “啊,那个是爱称啦,不觉得距离贴近了很多吗?要说生米煮成熟饭,果然爱称是一条很有效的途径啊。”
  
  “生米煮成熟饭…?”
  
  “总之就是关系变得很亲近的意思啦!前些天去别的人类国家时学来的,挺有意思的。”
  
  蕾姆附和地点点头,菜月昴便像是得了什么大惊喜般笑起来。
  
  
  
  两个不同种族的生物意外地合拍,话题也越来越多——大多是菜月昴在说,蕾姆应和。蕾姆很喜欢听他讲故事,他脑海里的故事无穷无尽,据说都是由自己旅途的所见所闻改编得来。
  
  “总觉得,如果我有一天也能出去走一走就好了。”
  
  在一次对话中,蕾姆情不自禁地发出这样的感叹。
  
  “想的话什么时候都行啊,现在出发也无所谓。”
  
  “不,那样不行,如果姐姐不一起去的话就毫无意义。”
  
  “你还有姐姐啊,没有听你提到过呢。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说出这句话后,菜月昴感觉到蕾姆的身体好像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地恢复原状。
  
  “姐姐是温柔、强大、一切褒义词都可以用上的人,是蕾姆应该成为的目标。但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姐姐,所以至少要跟在姐姐身后。”
  
  神情严肃地说出这番话的少女,让菜月昴感觉到了古怪。
  
  “不……也不用说到这个份上吧?姐姐是姐姐,蕾姆是蕾姆,优秀的品质固然要学习,再对自己多点自豪感不好吗?”
  
  “不是的。”
  
  低下头来,毫无自信地喃喃。
  
  “昴会这么说……是因为没有见过姐姐。姐姐是——蕾姆无法企及的,无比耀眼的人。说到底,蕾姆也不过是个伪劣品。昴如果见过姐姐的话,一定会喜欢上……”
  
  声调越来越低的话语被打断——额头受到了不轻不重的一击,快要涌出眼眶的液体缩了回去。蕾姆抬起头来,略略惊讶地望向一脸严肃的菜月昴。
  
  “蕾姆果然是个笨蛋啊。”
  
  发出了令蕾姆疑惑的叹息声,菜月昴如是说到。
  
  “总之,给我听好了。你说的姐姐大人,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也不需要见到。现在在这里跟我聊天的是蕾姆,我手里的这些点心是蕾姆做的,就连这身衣服也是蕾姆缝好的,所以——”
  
  郑重的表情在狐狸的脸上有一丝违和,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对于蕾姆的影响的力度。
  
  “我要喜欢上,也一定是喜欢蕾姆。”
  
  “……可是,那身衣服也是因为我弄坏的啊。”
  
  “你就不能找找重点吗…!”
  
  不,找到了啊。蕾姆看着气急败坏的少年,想。只是太吃惊了,太开心了,所以没办法以此为话题说出话来。因为害羞所以撇开正题,是神明可以原谅的事。
  
  
  
  她那时尚未想到离别之日。只觉得不再对姐姐的角有那么多微妙情绪了。上帝给她送来了一只叫菜月昴的狐狸,那只狐狸是掉落到森林里的松针,用开朗的语气对她说世界上最温柔的话,足够让她回味大半生。
  
  但是离别之日终究要来的。
  
  “那么——我走啦!”
  
  像匆匆地来到这里一样,菜月昴走的时候也非常干脆,朝着蕾姆挥舞着手。蕾姆很缓慢地把嘴角勾上去,露出同平时无异的笑容来。
  
  “昴接下来会去哪呢?”
  
  “大概是再去几个地方找找,如果找不着的话,就会回到家乡参战吧。不过也说不定她已经回去了,在等着莫名其妙失踪的我归来呢。”
  
  无论何时都一副开朗模样的菜月昴,让蕾姆心中不知是不是离别作祟的酸涩情绪稍微缓和了些。
  
  “你还会回来吗?”
  
  她听见自己这么问道。
  
  「狐狸是会说谎的动物,千万要小心哦。」
  
  “当然啦!有蕾姆在这,闯过九九八十一难也会回来的。——嘛,如果蕾姆太想念我的话,偷偷跟星星说些思念我的话,也是可以的噢。”
  
  菜月昴爽朗地笑着,这么回答道。
  
  “毕竟我的名字——就是星宿嘛。”
  
  
  
>>>
  
  少女虔诚地合起手掌,向着远在天边的未知星宿,作出诚心的祷告。
  
  「现在请微笑,把什么都往好处想吧。」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9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