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一梦十年

*修改重发版

*《全职高手》中黄少天x叶修的cp

*AU


  春乏秋困,人生常态。
  
  午后的太阳最是扰人,晒得人头晕眼花。黄少天高频率地眨动着眼睛,也没能抵抗上下眼皮的粘性。沉沦中吹过隐隐约约的风,有大鱼在高空起舞。
  
  睡眠是容易让人沉溺的事物。他在没有实感的湿地上摇摇晃晃,嗅到水汽蒸发的湿润味道;这感觉真让他想伸出手去触摸,却又捉摸不着。于是他才想起,原来这是梦啊。
  
  可是知道这是场梦又如何呢?知道之后,他也仍然醒不来——况且他也不想醒。内心感到快乐而舒适时,谁还在乎这是虚幻还是现实呢?这是他目前想要身处之地,确认了这一点,黄少天就也懒得挣扎了。
  
  可他还是醒来了。风消失了,鱼也消失了,把他从睡梦中硬拽出来的是一阵爆笑声。他茫然地抬头,同学们都对着他笑,讲台上老师的脸色愈发阴沉。
  
  黄少天被请出了教室。
  
  
  
  黄少天从同学口中得知原委是在办公室享受了十分钟的口水之后。据说,罪魁祸首是他们班一个叫叶修的家伙。
  
  叶修上课时睡觉,被老师逮到了。老师颇为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以为你现在成绩好怎么样?睡觉的人能考上大学?我告诉你,我看过唯一一个睡觉还能考起清华的只有xxx……
  
  老师是个爱唠嗑的人,光是说闲话就能说半节课。于是话题很快从上课不该睡觉转移到了那个睡觉还能考起清华的学生上。老师滔滔不绝:那个学生课桌前堆的书比人还高,就坐在角落里,一睡就睡了三年的课……
  
  叶修看向老师说的角落,懒洋洋地挑眉道,那看来我们班可能也会有幸有一个了。
  
  同学们顺着叶修的目光望过去,角落里的那个家伙正在呼呼大睡——恰好就是黄少天。这着实戳中了他们的笑点,便不顾课堂纪律地喧闹起来。
  
  老师本就生气黄少天睡觉,还给叶修找了话来噎自己,这下更把这一点也加在他头上。之后的惨痛经历,个中心情只有黄少天能懂。
  
  
  
  得。黄少天想。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叶修,你给我等着。
  
  
  
  黄少天并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人,他不爱记事:他觉得人活在世上就图一个开心潇洒,脑袋里装着十年前的事,还为此耿耿于怀,那是最为傻气的事。所以他有什么仇怨,向来是当场报了干净。
  
  他这便注意起了叶修,处处给他找茬。然而很快他就发现叶修无懈可击——各种捉弄他都能轻巧避开,垃圾话也能一一回应,成绩还没下滑,总结起来就是特别不要脸。
  
  抱着一颗熊熊燃烧的复仇之心,却看着仇敌在你面前大摇大摆,是最为让人咬牙切齿的事之一。黄少天自然不甘心,绞尽脑汁给叶修罪受,各种阴招损招都用上了,就是没得逞。
  
  不知道这段复仇之路走了多久,他总算坑着了叶修一回——叶修被罚了跑,五圈。跑道长得没边,他们平时练习也就一两圈的量,惩罚有多重可想而知。
  
  当然,这是值得黄少天窃喜的事。他乐滋滋地看着叶修一声不吭地慢慢跑,愈发艰难地迈着腿;他看到开心处,悄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南瓜籽,看热闹一般地准备打开吃,一抬眼叶修就没影儿了。
  
  他正纳闷叶修胆大到这么明白地违抗老师,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身影是倒了下去;他倒在了跑道上,一动也不动,像是沉默的摆饰。
  
  摆饰是没有生命的东西。这一点黄少天还是清楚的。
  
  那一瞬间说不清是懊悔还是缠斗久了所生出的一点相惜情,黄少天扔了南瓜籽就往那儿冲去,把叶修扛起来就往医务室跑;他发誓自己跑步测试时都没使这么大劲,纯粹是豁了出来地迈腿。
  
  跑到医务室时,那医生看着他吓了一跳,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摔了一地的碎玻璃渣。
  
  
  
  后来他才知道,那医生不是被叶修吓到了,是被他吓到了——他跑得脸色苍白如纸,一双眼睛倒是有力气得很,什么东西要迸出来似的。
  
  他醒来时第一反应就是四处张望找叶修——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有把叶修送到医务室的记忆。还好叶修就坐在他旁边,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你跑那么急干嘛。叶修没等他说话就忿忿道,我头一次见人送别人到医务室把自己跑晕了。
  
  黄少天没来得及思考别的,只先松了一口气,不经大脑地说,我以为我把你害死了呢。
  
  叶修沉默了许久,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缓缓道,我那是装的。
  
  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再开口的意思。
  
  
  
  两人关系倒也不知是不是因此缓和了。黄少天照样努力怼叶修,叶修也照样不轻不重地还过去。有时黄少天深感自己委屈,佯怒道,叶修你还有没有人性,上次我可是为了背你去医务室……
  
  叶修翻翻白眼啐他:屁话,就是你害的我,自讨苦吃。
  
  黄少天便颓然低头,但下次保管再提,又果不其然地再被堵得哑口无言,堪称屡教不改的典范。他本人倒是以此为乐似的,一天不提浑身不带劲儿。
  
  叶修也不嫌烦,他怎么怼过来就怎么怼过去,三句话不带重字,轻轻巧巧就给他个大重钟压胸口上,喘不过气儿来,更说不出话。
  
  人至贱则无敌。黄少天有一天终于醒悟。
  
  值得一提的是,一来二去,两人从互开嘲讽转变成了勾肩搭背互开嘲讽,开完嘲讽还能一起来两局游戏。黄少天下课的时候去上厕所,同桌问他说,要不要帮你叫一声叶修?
  
  黄少天毒打了他一顿。
  
  说起来黄少天倒是从没想过要打叶修。顶多就是开玩笑来一拳轻的。他把这归根于叶修太弱了,一拳打出人命早晚的事,多糟糕。
  
  叶修的确很弱,瘦得骨头硌人,还顶着两老大的黑眼圈。黄少天本着同为党的接班人的革命情谊,拽着他的耳朵说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哪天打着游戏猝死……叶修说哦,一脸不在意。
  
  黄少天觉得自己也是好脾气。换别人早打他了。不仅是打,还是打脸,往死里打。
  
  
  
  别说,就凭叶修这嘲讽力,这样的人还真有。比如此时在巷子里堵住他们的人。
  
  黄少天抄起包扔过去,扯着叶修一路狂奔。到后来基本上是他拖着叶修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筋疲力尽地倒在路边的长椅上。靠在旁边叶修已经处于魂魄半出窍状态。
  
  他本来想骂叶修几句,斟酌着用什么词,身边的人就忽然笑起来。开始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干巴巴的笑,之后就成了捧腹大笑。
  
  黄少天本来还想问问叶修那些人为什么追你、你又犯了什么事之类的,再顺便堵他两句;这时简直没脾气了,说有什么好笑的?被人追成这怂样你还笑得出来?
  
  叶修不理他,自顾自地大笑。
  
  于是他也觉得这真他妈的好笑,他想这是受了叶修的传染,接着大笑起来。他们两人在长椅上笑到脸都抽筋,路人的眼神像在看神经病。
  
  
  
  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黄少天有时会想,叶修脸皮厚,爱自娱自乐,从来不说什么自己喜欢的姑娘之类的兄弟之间掏心的话题。现在还加了一点神经病,搞不好还已经传染给自己了。
  
  这人没一点儿好。就是因为缺点太多,才会在自己这儿有那么多存在感。
  
  所以最后叶修因为父母工作转学到另一个城市了,他一点都不伤心。那种人爱去哪儿去哪儿,最好死在外面,永远别再让自己见到他。
  
  结果晚上他梦到叶修真的出了事,鲜血淋漓。他拼命地拧着自己的皮肉,告诉自己这是梦这是梦;最后他满头大汗地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拨打叶修的电话。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叶修的电话。
  
  
  
  但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黄少天就是黄少天,不会因为生活中缺了一个人就变了个模样;他照样爱嘻嘻哈哈,爱和朋友勾肩搭背地去打游戏,爱从前爱的一切。
  
  缺了叶修很快就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班上偶尔会有人提起他,大多是对他的厚脸皮咬牙切齿,也有敬佩和思念他的人。黄少天不知道自己算哪一种,但会在他们聊起时插上两三句话。
  
  他有时也会提起叶修——不过提起的频率和他喝酒的频率一样高。当然,他不常喝酒,只是某些时候突然想感受那种冰凉从口中滚过,淌入喉咙,然后烫得他浑身发麻。
  
  这跟他与叶修是否感情好无关。记忆是会在时间中沉淀的,最终蒸发了去,变成烟一样飘渺的梦。平心而论,黄少天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梦的。
  
  他在梦与现实中穿插,任着时间长河流向远方宽博的海,度着他的人生。
  
  
  
  他没想过的是,叶修在毕业典礼回来了。
  
  黄少天是最后一个离校的学生。他心中释然又怅然,蓦然看见那个人站在树荫下,把手插在口袋里,闲闲地笑着,嘴里叼了根烟。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过渡一下脑内情感,先冲上前去把他嘴里的烟扯了下来,嫌弃地说,你不怕得肺癌。
  
  叶修给他抢了烟,也不恼,仍是笑嘻嘻。他掐了手中的烟,看着刚刚扯下烟来时触碰到的叶修的嘴唇——他现在才注意到叶修的嘴唇那么薄,怪不得吐出来的话那么尖。
  
  感觉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吻上去的心,当他意识到时,他已经付诸于行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叶修的嘴里的烟味太恶心了,为此十分不爽。
  
  过了大概有一会儿,黄少天才惊觉到自己正在做什么——毫无疑问,他越矩了。强吻叶修的勇气此时已渡为胆小鬼的棉花。他推开叶修跑了。
  
  
  
  很久之后黄少天再回忆起来,最终也记不起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个梦。
  
  梦里他们唇舌相缠,让他有天长地久的错觉。
  
  
  
  离那一天已经过去十年了。
  
  黄少天成了一名高中教师。他讲课有趣又易懂,同学们都很喜欢他。时间晃啊晃。某天正在备课时,他才想起自己离上一次见叶修已经有十年了。
  
  ……这个名字怎么还没忘。黄少天跟自己生起了气,真是太讨厌了。
  
  但他也只是想了一会儿,很快便恢复常态,恢复成一个正经老师的仪表,拿起准备的东西去教室上课。今天的工作很多,得一一地慢慢地来,没时间给他陷入梦境。
  
  走进教室前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并不饱满的空气,有了困乏感。不过他很快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拿出最好的精神走进教室开始上课。
  
  上课上到一半时黄少天看到一个睡觉的同学,无可奈何地用粉笔头敲醒了他。他训斥道,你以为睡觉能考上大学?睡过三年还考上清华的我还就见过一个,叫xx,当年就坐在角落里……
  
  他听到有人笑着说,看来我们班也有一个考清华的了。
  
  学生们哄堂大笑。角落里的那个学生慌忙爬起来,同时狠狠瞪了那个说话的人。对方也毫不示弱地回瞪回去。两人谁也不愿先移开眼睛。
  
  打断他们修罗场的是黄少天。他突然就伏在讲台上大笑,越笑越狂,笑得直不起腰来。
  
  他们奇怪地看着他们的老师,甚至有人出言询问。讲台上的男人却仍自顾自地大笑。他笑得毫无形象,简直像个傻瓜。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