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被长剑挑起的戒指

*《全职高手》中周泽楷x孙翔的cp

*AU


  孙翔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看着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的灯,忽地烦躁起来。他把那灯往地上砸了,大声吼了起来:“坏了的灯还拿进来,是想掉脑袋吗!”
  
  有人惶恐地进来收拾,换了盏新灯进来。
  
  但他心里的烦躁还是挥不去。看见明明暗暗的灯,他想起那个男人做失败的戒指,就这样子让人糟心;看见明亮的灯,他又想起那晚舞会,他们在旁边的小树林放了烟花,那烟花亮得刺人眼睛。
  
  孙翔干脆把灯都砸了。有人敲门,被他骂走了。他趴在一片黑暗中,顿觉舒心多了。
  
  
  
  孙翔只记得与那个名为周泽楷的男人的三次相遇。
  
  
  
  第一次他是鬼鬼祟祟的嫌疑犯,被守卫扭了准备关进牢里去。周泽楷路过,见了叫嚷的他,便制止了准备把他打昏的守卫,叫人把他带到自己那儿去。
  
  孙翔没领情,想着这哪来的臭小子,仗着自己脸长得好,还能上天呢。了不起?
  
  还真了不起。
  
  守卫诚惶诚恐,没禁住周泽楷两句软话。孙翔最终被周泽楷带进了他的寝宫。他这才知道周泽楷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当然他没忍住好奇心,忍不住问了周泽楷为什么相信他不是嫌疑犯。
  
  周泽楷说得明了又真挚:“眼神不像。”
  
  孙翔第一个念头就是周泽楷在挑衅他,认为他没当坏人的演技和战斗能力。不过他热血归热血,在别人的地盘和别人的首领打起来这种白痴事他是不会做的。
  
  但是当周泽楷一个公主抱准备抱他上床时,他还是忍不住叫起来:“你干什么?!”
  
  周泽楷的话仍然明了又真挚:“受伤不好动。”
  
  他的确是在一群守卫手下挣扎时受了点伤,但这难道影响他的男子气概吗?!他就不能自己上床了?!
  
  男子气概跟能不能上床有没有关系暂时不提,但是周泽楷认为他不能自己上床,这一点是确定的。
  
  周泽楷发觉了孙翔不开心,但他明显没明白孙翔就是因为自己抱他上床才不开心。于是他在孙翔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噔噔噔跑了出去,又在孙翔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噔噔噔跑了进来。
  
  孙翔被硬塞了个戒指。
  
  周泽楷的语气带着点自豪:“自己做的。”
  
  孙翔拿起来看,发现这戒指还会发光。可光着实不均匀,一个小戒指还一块明一块暗的,看着一点都不舒服。于是他很诚实地给周泽楷指了出来,把戒指递还给周泽楷。
  
  周泽楷眼神黯了黯,似乎有点委屈地接了过来。
  
  经过一番折腾,两人好歹是睡着了。当然孙翔是装睡,半夜溜起来要逃走。冲撞了几个守卫后,他好不容易才逃离了宫殿。
  
  后头传来的焦急地喊着“别追了”的声音,大约是幻觉吧。
  
  
  
  第二次他是来参加舞会的外交特使,没承想周泽楷一眼看见了他,偷偷拉着他跑了出去。孙翔倒也没怪他,反正自己本来也不想参加那种虚情假意的盛宴。
  
  半路上周泽楷紧张地叫孙翔等自己一下,费力地搬来一箱东西。
  
  孙翔冷哼:“烟花有什么好玩的?”
  
  周泽楷愣了愣,抹了抹脸上的汗:“你知道是烟花?”
  
  如果不是他眼力好,看见箱子上贴了一张写着“烟花”的纸条,怎么可能猜出来这个包得严实的箱子是烟花。不过眼力也算是一种能力,所以孙翔倨傲地抬起头:“那当然。没什么我不知道的。”
  
  周泽楷歪头:“那我对你一见钟情……?”
  
  孙翔被这话给噎住了,想着该回复两个男人不可能谈恋爱还是周泽楷什么毛病看上自己。他想想后面一个觉得太有歧义了,于是准备给周泽楷讲解一下同性是不可能有真爱的。
  
  正琢磨怎么开口,什么东西从眼前飞过。孙翔抬头,就看见烟花在空中飞舞交织,最终勾勒出美丽的点点星光。他一向不太喜欢这种风花雪月的东西,却也不禁赞叹了一声。
  
  周泽楷在一旁笑得很开心。
  
  
  
  第三次就到了战场上。
  
  他知道会看见周泽楷,但周泽楷明显没想到会看到他。周泽楷的表情是愣怔的,还揉了揉眼睛。
  
  这一次他们是两个打仗的国家各自带兵出征的王子。
  
  周泽楷的国家大败。一片血色中,孙翔用长剑指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周泽楷是否明白,自己与他的那几次相遇都是在他的国家打探情报,伺机窃取机密。——这也是这场战争他胜利了的原因。
  
  而周泽楷,可以说是毁灭自己军队的帮凶。
  
  他看见周泽楷突然从怀里掏着什么,战士的本能让他把剑刺入了周泽楷的心脏。周泽楷手里的东西咕噜咕噜滚下来,是一枚发着光的戒指。
  
  他听见周泽楷奄奄一息的声音:“上次那个你不喜欢,我重新做了一个……”
  
  他听见周泽楷说:“我一直在等着下一次遇见你。”
  
  周泽楷的头垂了下去,孙翔用长剑挑起那枚戒指,看着它愣了神。有将士眼尖,看见了这一幕,凑了过来询问情况。
  
  孙翔把戒指挑往一边,戒指咕噜咕噜滚了出去。他心里一紧,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
  
  将士当然信他,便走开去处理俘虏了。孙翔在周围找了很久,也没能找到那枚戒指。
  
  
  
  孙翔在一片黑暗中睁着眼,死活睡不着。明明暗暗的灯糟心,亮的灯也糟心,一片黑暗更糟心。一片黑暗中,他总能想起被作为示威而割下挂在城墙上的周泽楷的头,以及那永远黯下去的眼神。
  
  但他必须得睡。因为人得睡觉,不睡觉就会死,他死了不要紧,但这个国家的王子不能死,他必须得把这位子撑起来。
  
  他想起上次周泽楷带他游玩,看见有奇人异士做的药,安眠效果可好,一粒见效,立马就能睡着。他当时没想着会用上,只是觉着有趣,可钱包恰好被偷了,扯下面子找周泽楷借钱。
  
  周泽楷很爽快地给他买下了,只是再三叮嘱他不能乱吃多吃,不知道对身体有没有害处。他当时满口应和着,想着我怎么会吃这种东西,小爷睡得可香;我要给也是给我家那只猫吃,让它别老发情期乱叫。
  
  孙翔翻箱倒柜地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出了那瓶药片。药片圆圆的,让他想起了戒指的形状。
  
  他在心里大骂自己怎么又想起那破玩意儿,直接倒了满嘴药片,差点一口呛出来,又强迫着自己生硬地咽下。药果然见效快,不多会儿他便感觉到阵阵困意。他直接倒在了床上,顾不得洒了满床的药片,在一片黑暗中沉沉睡去。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