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昴】吻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x菜月昴的cp

*学院paro的小甜饼♡


  这是个相当炙热的午后。
  
  T恤被汗水沾湿,一部分黏在了皮肤上,让身体很是不适。但菜月昴也没心思顾及这么多。长时间在桌子前的工作本就使人头晕眼花,再加上停电带来的恶意高温,浓重的疲惫感直袭。他甚至都没了多走几步路的念头,直接就躺倒在了活动室的沙发上。
  
  啊,人生啊。
  
  脑海中冒出几句模糊的感叹,被传到耳朵里的脚步声压了下来,正准备闭上的眼睛换上了苦恼的眼神。对于这个未知的不速之客,菜月昴颇有些恼怒地将目光投过去,却不禁讶异地微微张开嘴。
  
  “莱茵哈鲁特……前辈?”
  
  面前是大了自己两届的、高中部的红发学长,凭着耀眼的容貌、出色的实力和得体的举止而成为这个学校的风云人物——虽说菜月昴觉得光凭第一点就可以轻松秒杀他人了。
  
  两人因一次偶遇而熟识,与之成为好友;至于初识的具体过程,无论从哪一段剖析都是令他尴尬万分的黑历史,于他而言……不提也罢。
  
  皱着眉打量了一番对方身上穿得整洁的制服,菜月昴咂了咂舌;在这种不小心倒地身上都能起泡的天气,还能穿着一看就很热的不透气的制服气定神闲,从某个角度来说,就已经让人敬佩得不得了了。
  
  “在休息吗?抱歉,打扰了。”
  
  “没那回事。”
  
  困倦感使他勉强应付着敷衍的话语。莱茵哈鲁特也看出来了,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不用在意自己。菜月昴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沉沉睡去。闭眼前他看见莱茵哈鲁特似乎正在看桌子上的那幅画——艾米莉娅寄存在这的,某个社员画的那幅。
  
  
  
  “这幅画的名字是什么?”
  
  菜月昴迷迷糊糊地听见莱茵哈鲁特的问话,含混不清地说了什么。莱茵哈鲁特似乎是没听清楚,俯身凑了上去,耳朵贴近了唇边。
  
  换做他人,大概不太耐烦了。但菜月昴固然困得不行,面对莱茵哈鲁特,也没坏脾气到这时来火。他有些费力地微微睁开眼,吐出的字眼带着绵长的呼气。
  
  “吻。”
  
  莱茵哈鲁特一滞,而后一只手插进菜月昴与沙发的缝隙,转过头来,嘴唇很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唇。菜月昴还没从惊诧中恢复,莱茵哈鲁特已经加深了这个吻,舌尖探入,缓慢地掠夺他口腔里的氧气。
  
  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菜月昴惶恐地清醒过来时,莱茵哈鲁特已经起了身,衣服一点也没皱,神色也很是自然。他的笑容仍然彬彬有礼,仿佛只是一个享受了应有的甜点的客人。
  
  若是这沉默继续持续,反而更加难以收场。菜月昴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找回了发声的方式:“我说的是……那幅画的名字。”
  
  即使如此,一个「吻」字就误会如此,实在有些不明不白;就算误会,也不至于真就从他心意,演出这场闹剧。可菜月昴现在没心思想太多。适才的温度还覆于唇上,让他不自觉想伸手触碰,又尴尬地想起那人还立于一旁,讪讪把手放下。
  
  饶是不信鬼神之说的菜月昴,此刻也不禁怀疑自己得罪了哪路神仙,造就了这一不清不楚的场面来谴责自己;他更怀疑莱茵哈鲁特是鬼上身,神志不清才做出这等荒谬事。
  
  他见莱茵哈鲁特神色微敛,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弓了身子,两片唇一张一合,吐出一句“抱歉”来。
  
  最尴尬的不应是菜月昴。但莱茵哈鲁特偏偏并无什么其他的神色,道歉得诚恳;反倒是菜月昴心下大乱,脑海种种准备好来应付突发局面的对话被搅了一搅,不知如何接下话来。
  
  “艾米莉娅……一会儿要来。”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菜月昴就想把它收回来。然而莱茵哈鲁特一副「了解了」的样子,冲他笑了笑,从容地退了出去。
  
  这算什么?怕被捉/奸?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算不上吧?!——你到底懂什么了啊喂!
  
  各种吐槽充斥大脑,如同弹幕般刷刷刷掠过。菜月昴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去,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重新倒在了沙发上。
  
  
  
  “昴?”
  
  睁开眼睛所见的面容,是纯真少女的模样。
  
  “这种天气这样睡着是不会感冒的。”
  
  未能完全反应过来就下意识地蹦出了这句话,让艾米莉娅露出了不太高兴的神情,鼓起了双颊。
  
  “……总感觉,被昴当成笨蛋了。”
  
  “没有那回事。”
  
  原本还想再说两句玩笑话时,艾米莉娅已经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那幅画。
  
  “无论再看多少遍都觉得很棒啊,真是太厉害了。可惜之前没想到合适的名字,多亏了莱茵哈鲁特前辈。”
  
  “……艾米莉娅?你刚刚的意思是说……这幅画是莱茵哈鲁特前辈帮忙取的名吗?”
  
  “是啊,因为他正好路过嘛,很干脆地帮了这个忙。真是好人啊。”
  
  艾米莉娅转过头,看见菜月昴的脸色不断地变化着,最后停留在几乎涨出的红色上,然后缓缓地用手捂住了脸。
  
  “难不成是中暑了吗?昴?!”
  
  
  
  人群中发出小小的惊呼声,红发的男人从众人中从容地穿过,向看向他的人点头微笑。虽说对他来说是平常的举动,却有人奇怪地觉得这位学长今天心情不错。
  
  盛夏的阳光实在过于刺眼了。但莱茵哈鲁特不在意地仰起了头,眯着眼心情愉悦地感受着太阳的光亮。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323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