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昴】愿望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x菜月昴的cp

*AU

*有昴艾成分√


  菜月昴自认不算坏人,但也确实没做过什么感天动地的大事,能运气好到打扫储物室时从一堆灰尘中找到一个奇怪的灯,好奇地一擦拭便出来个俊朗的神明,笑着问他有什么愿望。
  
  ——阿拉丁神灯啊。这个故事他小时候临睡前倒是听母亲说过,故事情节记得不真切,只模模糊糊记得里面有个超级好的精灵,法力高强又不计回报,能满足它主人的一切愿望。
  
  左思右想也想不起来那故事到底是怎么个发展,看着眼前笑吟吟的神明,菜月昴想着既然是阿拉丁神灯,大概就叫阿拉丁吧。阿拉丁这个名字算不上俗气,但对于眼前的俊美青年来说还是有些配不上了。
  
  即使如此,又关自己什么事呢。菜月昴晃晃脑袋,不去理会那些多余的思考,直截了当地询问眼前的男人:“你是阿拉丁?能满足愿望的阿拉丁?”
  
  红发神明的笑容有点僵硬,但他很快恢复原态:“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您是在叫我……?但是我的名字并不是阿拉丁……”
  
  “是啊,难不成改了名了吗?”菜月昴愣了愣,也不甚在意地一挥手,“啊啊无所谓啦,那你现在的名字是什么?”
  
  “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
  
  从青年的唇中吐出的名字,蕴含着某种上古时期的魔力。菜月昴这才注意到,从出来到现在,他都一直保持着昂首挺胸的站姿,却也没有特意营造强烈的压迫感。
  
  “……抱歉了。”
  
  对于刚刚自己对对方真实名字的轻视表示出歉意,但没有说明到底为了什么而道歉,也没有低头或者弯腰。少年奇怪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举动。
  
  “无妨。”青年发出如同那纯粹的蓝眸般,没有包含任何恶意的、彬彬有礼的话语,“叫我莱茵哈鲁特就好。”
  
  “我本来以为你会飘出来呢。”菜月昴好奇地触碰了一下神灯,偏过头看了一眼从头到脚完完整整的莱茵哈鲁特——对方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看来神灯是本体这个猜测失误了啊。
  
  完全没有注意到在灯神面前戳神灯再看他反应是一件多么失礼而尴尬的事情,菜月昴拿过一旁的扫帚:“那么你就从今天开始跟着我吧。”
  
  “啊……抱歉。”莱茵哈鲁特微微变了脸色,眼睛里也不知道蕴了些什么,“我只能满足一个人的一个愿望。满足之后,我就会离开。”
  
  “这样啊。”
  
  菜月昴的第一个想法是,原来这个故事,不是阿拉丁神灯啊。
  
  
  
>>>
  
  轻轻地敲了三下窗户,窗后的帘被拉开,穿着女仆装的精致面容的少女欣喜地看着他。菜月昴笑着指了指门,看着少女欢呼雀跃地向着门那边奔去。
  
  “太棒了,昴!我最喜欢昴了!”
  
  抱着用心做工的木雕房子,蕾姆毫不掩饰地夸奖着菜月昴并倾诉着爱意,露出令人爱怜的可爱表情。菜月昴抚摸着她青色的柔软短发,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你喜欢就好。”
  
  与平常一样地,蕾姆拿出特意为他准备的小饼干。饼干用一个精致的小袋子装着,系了时下潮流的蝴蝶结;凑近一点,甜香的味道便能瞬间拨动食欲的开关。
  
  “蕾姆果然很能干啊。”
  
  少女害羞地低下头,宛如小鹿般温柔地接受来自喜欢的人的夸赞。在菜月昴表示出离开的意思后,她的表情染上了失落的色彩,但很快又恢复成菜月昴所喜爱的开心的笑容。
  
  “昴,”有些犹疑地,蕾姆最终还是问出声,“不去见见艾米莉娅大人,真的没问题吗?”
  
  “……那个,我想大概我还没做好准备。”被提到了最不想提及的话题,少年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明朗。
  
  “那么下次我再来看蕾姆哦,请一定记得给我准备好百吃不腻的蕾姆牌饼干!”
  
  开着玩笑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菜月昴急匆匆地离去。蕾姆有些难过地看着远去的背影,抱紧了怀里的小房子。
  
  
  
  “呼……”
  
  喘着气关上家门,菜月昴恹恹地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无法面对的可耻记忆又一下子涌了上来。恶心,想吐,对自己感到深深的厌恶。即使如此,过去也无法改变。
  
  ——可就算让他重来一遍,他又能怎么做呢?算了,反正也不能重来一遍了。摇摇头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转头就看见了姿态端正如骑士的、今天早上刚刚认识的红发青年。
  
  “欢迎回家……我该这么说吗?”
  
  脸上的笑容并不是菜月昴在外面看惯了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疑问也带着真挚。但此时菜月昴完全没有跟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神明聊天的心情。
  
  “不用那么说。没所谓的。”
  
  实际上,在听到那句“欢迎回家”时,心里还是有着隐隐的喜悦的。但是后半句无异于一瓢冷水——这只是个模仿人类举动的,永远无法理解他的神明罢了。
  
  菜月昴无意中放出了他,他便念着菜月昴的恩情;而后菜月昴许愿,他用魔力轻飘飘画个圈就能帮他实现。之后他离开,菜月昴踏上扭转的轨道,两人互不相欠。
  
  “话说……桌上切好的水果,清理过的地板,都是你做的?”菜月昴指着因摆盘精致而散出贵族气息的普通水果,和光洁如新根本看不出用了几年了的地板,有些吃惊地望向莱茵哈鲁特。
  
  “是的,因为想着在家也不能无事可做。但是不知道您的口味,所以不敢贸然下厨。”莱茵哈鲁特似是看出他的顾虑,又急忙解释道,“这个不会算作愿望的,因为是我自愿所做的事情。”
  
  菜月昴的表情有些微妙,诡异的沉默蔓延开来。片刻后,他突地出声:“莱茵,虽然说你是神明一样的存在,但既然能实体化,应该可以用餐吧?”
  
  莱茵哈鲁特愣了愣,很快地回答:“我现在的身体是不需要用餐也不会有饥饿感。不过,用餐也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大碍。”
  
  “这样啊。”菜月昴点了点头,“虽说是我救你出来的,不过也没有要求到你办这种事的地步。那么,就以一顿午餐来偿还如何?”
  
  “欸?其实只要您告诉我口味,我可以……”
  
  “就这样定了,我就做跟朋友学来的美味蒸白薯,以及让你明白人间奥义·蛋黄酱的可怕之处吧!”
  
  似乎瞬间斗志满满的菜月昴拒绝了莱茵哈鲁特要帮忙的建议,捋起袖子进了厨房。莱茵哈鲁特安静地站在原本的位置没有动,雷打不动地带着笑容,听着厨房里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
  
  被拒绝了呢。无论从语言还是神态上都如此明确地表现了出来,只差亲口表达出“不需要你做这些事”。勉强能明白菜月昴为何表达出如此强烈的敌意,但还是无法完全摸透少年的内心。
  
  任由天命吧。反正自己如今的存在,本身也就只是为了实现那一个人的愿望而已。
  
  
  
>>>
  
  「说着狂妄自大的话,结果也不过如此嘛。」
  
  「最后还不是一样,只会做出丢脸的事而已。」
  
  「昴根本就从不顾虑别人的心情,只是说着为我好为我好一意孤行罢了。」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昴那么做啊!」
  
  菜月昴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汗水已经濡湿了枕巾。轻蔑的、悲痛的、带着怒意的,不同的声音不断在脑海里穿插。心脏仿佛被揪紧,发出了难堪的碎裂声音。
  
  “做噩梦了吗?”
  
  冰凉的手抚上脸颊,被菜月昴下意识地挥手打开。在从窗外散射进来的月光下,菜月昴心神未定地看见对方的脸——可以媲美王子的英俊面容,炽热的火红色头发,以及闪烁着不知名感情的蓝眸。大脑一片空白,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搜寻到一个名字。
  
  “……莱茵哈鲁特?”
  
  “我在。”
  
  刚刚被菜月昴打开的手此时轻轻握紧了他的手,莱茵哈鲁特用一种骑士般安心的声音,阐述着这个事实。菜月昴沉默了一会儿,回握住莱茵哈鲁特的手。
  
  “谢谢。”
  
  “不必如此客气。”
  
  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笑容浮现在脸上,莱茵哈鲁特给出了真挚的回答。但这份不知从何而来的衷心,让菜月昴无法完全接受这个充满着好意的人。
  
  在那个噩梦之前,似乎还有一个模糊而温暖的梦境。好像是幼时抱着自己的某个玩具,在草坪上宣布要当英雄的情节。但是,即使那时的感觉如此美好,醒来之后还是忘得一干二净。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啊啊,既然是神明的话,随便倾诉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他也无法理解我,最终也会离去,就当向一块会说话的石头吐吐苦水吧。
  
  “我有一个非常喜欢的女孩子。”
  
  
  
  菜月昴喜欢的女孩子,是一个名叫艾米莉娅的、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有着柔软的银白色长发,和总是盛着温柔光芒的紫色眼眸。因为两家离得非常近,菜月昴又很快地被吸引,总是想方设法从那门前经过,两人很快就熟识了。
  
  同样熟识的还有她家名为拉姆蕾姆的两个女仆,以及一只名为帕克的猫。总之,在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
  
  但是,流传的古书上有记载,「银发紫瞳的少女是带来厄运之人」,而艾米莉娅也因此被大家没有根据地排斥和疏远。到了最后,跟她一起的也只有从来不把这种东西放在心上的菜月昴而已。
  
  按照这一点讲,菜月昴甚至是要为此开心的。然而接触越多,少女被对待的不公平便都收到眼里,也因此没办法控制怒气。小时候还好,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些事情愈发在意,隔三差五地斗殴。
  
  艾米莉娅多次阻止菜月昴,并与他约定不再做出这样的事,但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一次次违约,却没想到伤害了少女的心。
  
  被恶心的伤害艾米莉娅的人打倒,轻蔑地被说了「不过如此」的话后,又被少女说了「昴只是打着为我好的幌子罢了」,自认为一心为了艾米莉娅忍受屈辱的菜月昴,「愿意跟你这样的人接触的也就只有我而已」这样的话,脱口而出。
  
  明明知道自己伤害了艾米莉娅,却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歉意。害怕她会再也不理自己,害怕她永远都只会一脸冷漠。但即使如此,也仍然没有道歉的勇气。
  
  

  “发生了这样的事啊。”
  
  莱茵哈鲁特沉吟片刻,拉起了菜月昴的手。
  
  “等等,你要干嘛?!”
  
  惊讶地看着态度突然变得强硬的莱茵哈鲁特,菜月昴发出这样的呼叫。
  
  “昴快点穿好衣服,我们出去赏星。”
  
  回答他的,是莱茵哈鲁特不容置疑的眼神。
  
  
  
  草地并不如想象中的舒适柔软,甚至有些硌得慌。但此时也顾及不到什么,只是单纯地想躺在这里,望一会儿遍布星星的天空。
  
  “昴是星宿的名字。”
  
  在晚风中躺了很久,心完全平静下来时,菜月昴听见莱茵哈鲁特说了这样一句话。他偏头与莱茵哈鲁特对视,看见对方眼里亮得刺人的光。
  
  ……这家伙,才是星宿吧。
  
  完全明白了莱茵哈鲁特想告知自己的东西,菜月昴却不知道要用什么去回报了。明明讨厌欠着别人,但实在是无以为报。
  
  “你就这么相信我吗?”
  
  声音颤抖地、问出了这句话。
  
  “我非常相信昴,比相信自己都还要相信。”骑士般地单膝下跪,莱茵哈鲁特以他能做到的最直白的方式展示他对于菜月昴的信任。“而且,昴同样也是我要守护之人,是我要为之实现愿望的人。”
  
  “……我该说什么啊。”
  
  捂住了脸,没办法做出完美应对的姿态。太狡猾了,莱茵哈鲁特。而对于如此坚定的信任,自己却没有勇气去承担。
  
  “那么,莱茵哈鲁特。”
  
  深呼吸了几十秒,菜月昴发出请求。
  
  “你可以帮助我,实现让我与艾米莉娅和好的愿望吗?”
  
  向着对自己做出崇高骑士礼仪的莱茵哈鲁特,这个在储藏室与之相遇的来历不明的神明,菜月昴做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昴?”
  
  令菜月昴惊讶的是,莱茵哈鲁特没有马上帮助菜月昴实现愿望,而是问了他这样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到莫名其妙。
  
  “当然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呢?”
  
  “但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昴?”
  
  莱茵哈鲁特凝视着菜月昴的眼睛,庄重地这么说道。
  
  “如果这真的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满足你的愿望。”
  
  
  
>>>
  
  那天晚上他像是被戳中了什么,从莱茵哈鲁特那里落荒而逃了。次日莱茵哈鲁特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不知是怕他尴尬,还是已经对他失望。
  
  麻木地行走在街上,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就这么走下去,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不用思考任何事。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失魂落魄地抬起头来时,已经是艾米莉娅的家门前了。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艾米莉娅美丽的姿态浮现在脑海里。一同嬉戏,被温柔地训斥,拉着勾定了约定的温柔回忆,此时全部都浮了上来。而那日口出不逊时,少女受伤的神情,也全部回想了起来。
  
  菜月昴伸出了手,想要敲那扇门;与此同时,门被向里拉开,朝思暮想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两人都措手不及,尴尬地眼对眼。
  
  “你来干什么。”
  
  不同于以往的冷漠声音让菜月昴心头一颤。如果是之前,他肯定已经落荒而逃了吧。但是现在不行,因为被那样说了,「昴是星宿的名字」。
  
  深呼吸,深呼吸。
  
  在少女快要不耐烦的眼神下,菜月昴闭上眼睛,大声地、把所有的一切都倾诉出来——
  
  “非常抱歉,艾米莉娅碳!”
  
  不顾艾米莉娅惊讶的声音和路边的人是否会投来奇怪目光这种事,继续地这样说下去。
  
  “只是因为不想看到艾米莉娅碳这么好的女孩子被人欺负,但是却脑热地做出了让艾米莉娅碳伤心的事,还违背了与艾米莉娅碳的约定,之后说出了那么过分的话!真的、非常抱歉!”
  
  睁开眼睛、把目光集中在艾米莉娅身上的菜月昴,意外地发现莱茵哈鲁特就站在艾米莉娅的旁边,微微笑着看向他。
  
  「不用担心哦,昴,能看见我的只有你而已,因为我是你的骑士啊。」
  
  「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吧。包括你,真正的愿望。」
  
  对着那个一直相信着自己的人,向一直爱着的女孩子,把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我希望艾米莉娅碳能被世界公平对待地活着,希望艾米莉娅碳过得幸福!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只有菜月昴和莱茵哈鲁特能看见的光芒在艾米莉娅身上闪烁着。莱茵哈鲁特仍是初次见面时那样温和的微笑,朝着菜月昴摆了摆手。
  
  「那么我就离开了。过得开心哦,昴。」
  
  菜月昴想向着莱茵哈鲁特道一声谢,却猝不及防被红了眼眶的少女扑倒。艾米莉娅的双臂温柔地环绕着他的脖颈,润湿的睫毛蹭着他的脸颊。
  
  “原谅你了,昴。”
  
  
  
>>>
  
  “真没想到,昴会约我出来玩呢。”艾米莉娅微微抬头,做出可爱的姿态。“实际上,我真的非常开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昴好像变得非常温柔。不,以前就很温柔了,但是现在更加的……!”
  
  “其实一直想约你出来……只是总找不到理由。但是现在觉得,没有理由也没有关系。”打断了少女的话,菜月昴露出了微微羞涩的笑容,“因为我真的非常喜欢艾米莉娅碳,这一点就足够了。”
  
  「如果真的那么喜欢的话,不说出口是无法被理解的,昴。」
  
  “我也……”
  
  银白色的长发被风吹起,散出耀眼的光。但是,没有人对这位少女指手划脚,或是大骂她是个灾星;甚至有人投来被惊艳的目光,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非常地、喜欢昴。”
  
  羞红了脸颊,少女低着头,小声地这么说道。
  
  「做出这样的选择的你,一定能够一直开心下去吧。」
  
  我现在非常开心喔,莱茵哈鲁特。
  
  如果我没有在你消失不见后摩挲那个“神灯”,如果我没有不小心发现那个“神灯”是可以拆卸的,如果我没有在里面发现一个站的笔直的、小小的锡兵的话。
  
  
  
  「为什么要把锡兵扔在地上啊?」
  
  奶奶责备地望向菜月昴,却得到了气鼓鼓的回答。
  
  「这个锡兵一点用都没有啊!我也想要故事里那样的,会对我说『欢迎回家』,会帮我做家务,还会在我做噩梦时陪在身边的朋友啊,才不是要一堆废铜烂铁呢!」
  
  谁都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锡兵流露出的悲伤的眼神,炽热的赤色头发黯淡了下来,那双蓝色的眸子也不再闪烁着光芒。
  
  「不可以这样哦,昴。这些并不是废铜烂铁哦。有一个故事是,玩具是能够帮人实现愿望的、非常美好的朋友。」
  
  安抚地抱过孩子,温柔的奶奶回想着那个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过的故事,轻轻说着。
  
  「只是啊,如果他们帮助你实现了愿望,就会以自我的毁灭为代价。大家都爱着自己的玩具,所以都不要玩具来牺牲自己帮助他们。」
  
  「那我宁愿它来让我许愿了。」
  
  黑发男孩不服气地、用奶奶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嘟囔道。
  
  
  
  “怎么了?”艾米莉娅担心地望向脸色瞬间变得糟糕的少年,手抚上他的额头。
  
  “不……我只是,真的很抱歉,艾米莉娅碳。”露出了比哭泣还要难看的笑容,菜月昴如此对着一直恋慕的少女说道,“我现在终于,能完完整整体验你的心情了。”
  
  “昴……到底怎么了?”
  
  不再去回忆那个梦境,以及梦境里睁着眼睛悲伤地望向自己的锡兵。菜月昴没有进行解释,而是把手覆在放在自己额上的、少女温热的手上,苦笑着回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只是觉得你的手,似乎有些太凉了。”

—Fin—

评论 ( 9 )
热度 ( 234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