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在穹顶下祈祷

*《全职高手》中张新杰x安文逸的cp

*AU


  淙淙的清水自大理石堆砌而成的高台淌下,细软的手链滑进水流中,擦过打磨得光滑的边角。手链的主人愣了一瞬,从水中捞起它;水珠附上那只苍白的手,带来微微凉意。
  
  「你又在做祷告?」
  
  一个路过的天使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这句话真耳熟啊。安文逸想。他想起自己十年如一日的祷告中,张新杰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他总是走得很急,实际上脚步却迈得整齐;所以他的头发不会因为风而扬起来,不会偶然拂到安文逸的眼角,触感柔软,却掠过得如主人一般匆匆。
  
  「你又在做祷告?」
  
  张新杰这么问。
  
  「是呢。」
  
  安文逸这么回答。
  
  然后张新杰转身离开;安文逸继续立于高台之下,虔诚地向着他未曾见过的神,做出最忠诚的信仰宣言,连睫毛也不曾颤动。
  
  
  
  安文逸是个半天使。大天使长说他虔诚又不虔诚,便赋了这样一个身份;他摸不清大天使长的意思,只觉此般也无需计较——反正两者待遇也没多大区别,晚餐也不会少杯水。
  
  顶多就是忍几句流言蜚语,以及因身份微妙而无人倾诉的孤独。
  
  第一个向安文逸搭话的是张新杰。那天夜里他万般孤寂地来到圣地,虔诚地做着祷告。万籁俱寂中有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就在他身后停下。
  
  「你在做祷告?」
  
  张新杰的声音不带温度,却也不让人觉得生疏冰冷。安文逸认识张新杰的声音再正常不过——每月初带着他们做祷告的人就是张新杰。他是最厉害的吟唱天使,参与了千百场天使与魔族的战争。
  
  月初祷告时,安文逸在一大片虔诚祷告的天使中抬起头来,远远望见站在高台上的男人。他的语调依然没有感情,却自然而然地带了温和的气息。
  
  「是呢。」
  
  安文逸准备了很多敬语,最终一句也没说出口。于是脚步声又响起来,不急不缓地。不过这次,却是越来越远。
  
  
  
  他们之间也曾有过其他对话。
  
  「你为什么总在做祷告呢?」
  
  安文逸正欲下意识地回答「是呢」,舌头在齿间硬生生刹住,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不是[例行问话]。他停止了祷告,转过身去。张新杰直直地看着他,脸上隐约有一丝笑意。
  
  「祈求保佑。」
  
  安文逸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明白为什么张新杰会问他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或许只是每日的[例行问话]让他感觉到无聊了,换了个新话题罢了。
  
  「你在为谁做祷告呢?」
  
  对话并没有想安文逸想象的一样如此终止。张新杰对这个答案似乎不太满意,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安文逸被这个问题噎住了。
  
  为谁呢?为什么呢?——为了上苍保佑谁?他自己?他又为什么需要保佑?——这些问题安文逸似乎想过,又似乎没有。他终究给不出一个答案。最后他摇摇头,仓皇地逃离。
  
  这段对话就这样仓促地终止。张新杰也没有再提起来,大概是顾虑他尴尬。安文逸感激他这样的温柔。之后他们的对话一如既往地简单明了,安文逸有点失落,却也不讨厌这种感觉。
  
  
  
  天使与魔族的战斗越来越频繁。安文逸在进行一天的祷告后,也会想到那个每场战斗都必须在场的吟唱天使。随即他又摇摇头,笑着想自己凭什么担忧一个那样强大的人。
  
  有天使走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天穹散步;自从张新杰与他搭话后,找他聊天的天使也一日一日多了起来。他微笑着点点头,高兴地答应了。
  
  [有朋友]这种事,他很开心。
  
  某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做着祷告,突然感觉到地面传来一阵震动。但它很快消失,让安文逸无处追寻。
  
  张新杰的死讯传来仅仅是在第二天。那天晚上的震动并不是错觉,而是敌人的诡计。他们想用圣地的人作为人质,来威胁天使以达到目的。然而他们不知,在那个时候仍然在祷告的,只有把祷告视为必需的安文逸。
  
  天使是善良的,是会保护同伴的种族。——但若是为了保全一个半天使向魔王低头,可能会造成更多的牺牲。于是安文逸个人的牺牲变得合情合理,慷慨大义。
  
  但是只有张新杰,为了保全做祷告的安文逸,而追求了牺牲自身的从来不适合他的战斗方式。他中断了保护阵的吟唱,选择了死亡吟唱。
  
  天使的死亡吟唱一击即中,瞬间致死。
  
  只是致的不仅是敌人的死,还有自己的;他和敌人从苍穹跌落。天使们盼着他会面无表情地飞上来,继续用严肃的声音指挥战斗,像是仅仅解决了一个小角色。
  
  可惜他们的渴望落空了。张新杰就这样坠入黑暗之中,再无声息;而就是那一瞬,安文逸的手链失去了微弱但温暖的光芒。
  
  
  
  他不杀张新杰,张新杰因他而死。
  
  多可笑啊。
  
  安文逸这么想着,闭上了双眼。他的脑海变得一片空白,只有羽毛轻飘飘地滑落。他再不去想张新杰。不去想张新杰每隔一日从千万琐事中抽身而来,看一眼他,问一句话;不去想张新杰那日将手链覆在他掌心,低声说着上面有我的吟唱保护;不去想他们初识时,安文逸回头,看到的那个满身都是黑暗也无法遮掩的血色,却依然站得笔直的背影。
  
  但他最终还是不得不想起来,不得不想起来那个人重复着的简单问话里蕴的某种单纯的快乐,不得不想起来为了那一句问话而终日待在圣地的自己。
  
  他所做的每一次祷告,也只是祈祷张新杰在无数的战争中,能够平安归来而已。

—Fin—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