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戴】逆方向的旧钟

*《全职高手》中肖时钦x戴妍琦的cp

*AU


  男人倚在路边的墙上,流露出疲倦的神色。黑色的长大衣使他几乎完全被阴影包裹住,勒出微驼的脊背。他提着一个笨重的钟——那钟被涂成怪异的粉红色,已经很旧了,几块漆脱落下来。街道一如既往的繁荣,人们行色匆匆。没人注意到这个举止怪异的男人。
  
  他沉默着把钟放下,取出卷烟,欲点燃时衣角却被扯住——大眼睛的小姑娘乐呵呵地看着他,眼瞳纯粹柔和如黑玛瑙。她扬起娇嫩的脸颊,一派天真:“先生,您在等人吗?”
  
  男人望向她,露出了微笑: “不,没有呢。”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开心地转了个圈,声调欢快:“事实上,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想给自己找份生日礼物——已经找了好几天了。我叫戴妍琦。”
  
  “当然可以。”男人笑了笑,“不过,随便向陌生的大人搭讪、还随意暴露自己的真名可不好。这世上的闹剧层出不穷。可爱的小姑娘。顺便,我的名字是肖时钦。”
  
  “喔。”戴妍琦对这说教不满地晃晃脑袋,“确实,没有比一个提着钟四处走的黑衣男人更可疑的了。”她的目光顺着话语落到那口钟上。“这钟的模样真让人不舒服。”
  
  男人并没有因为她放肆的话语生气。他的微笑依然温润,怜爱地看着小姑娘苹果般甜美的面颊:“确实呢。”
  
  他动作熟练地提起钟,丝毫没有费力的感觉:“那么,我们去帮你挑一挑令人满意的生日礼物吧。”
  
  “请稍等。”
  
  戴妍琦变戏法般地拿出一朵玫瑰花,别在肖时钦的衣襟上。
  
  “您这样看起来好多了。”她满意地观摩着自己的杰作,骄傲地抬起下巴,“这是我今天早上从玛丽大婶的花园里偷偷摘来的。费了不少劲呢。”
  
  肖时钦颇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心底生出无可奈何的微妙感觉,任着她拉着自己的衣角,叫嚷着向挤满了精致小店的那条街走去。
  
  
  
  戴妍琦在柜台前蹦蹦跳跳,目光逐渐击中在了一只怀表上。那怀表略显破旧,表链上刻着古老精致的奇怪花纹。
  
  “这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戴妍琦晃了晃脑袋:“可是我很喜欢。”她嘟起嘴做出不满的样子,却敏锐地察觉到青年的眼睛透过了她,在看向某样她不能得知、而他也遥不可及的事物。
  
  或者是人。
  
  “你让我想到一位故人了。”肖时钦哑然失笑,“她自小就对钟表一类的东西很感兴趣。我这口钟就是她做的。”
  
  “那她对颜色的品味可真糟糕。”
  
  戴妍琦冷冷地出声讽刺。她对这位让肖时钦有着别样态度的不知名人士抱了敌意。
  
  “颜色是我涂上去的,为了纪念她。这是她喜欢的颜色。”
  
  女孩的喉头哽了一下,握住悲伤神色的男人的手,低声说:“在这么好的天气怀念过去可不好,先生。”
  
  “也是呢。”肖时钦收敛起悲痛,换上了淡淡的笑容,“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如何组装钟表,都不要妄想改变时间——唯独这点无可变动。”
  
  “要是我做出了能改变时间的钟表呢?”
  
  “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如果你要时间逆流,必须要付出无可挽回的代价。”肖时钦的神色严肃起来,“比如从今往后,你所处的世界的时间只能向前流动,而你自身的时间却停止了转动;比如你与这个世界的时间发生冲撞,将日复一日目睹你最不能接受的事——”
  
  他的手按在胸襟的玫瑰上。
  
  “——像是爱人的死亡。”
  
  “您说的好像您经历过似的。”
  
  她不喜欢这种谈话的气氛,也不太想去明白青年的悲伤后所隐瞒的意义。她只想珍惜这一刻,让肖时钦帮她挑一样生日礼物。
  
  “……不该在此时此地提这种话的。”青年抱歉地笑了笑,在柜台上拿下一只粉色长耳兔。
  
  “用这个赔罪的话……你会喜欢吗?”
  
  少女盯着那只笑容明媚的玩偶,用食指的指节敲了敲下巴。
  
  “也许还不错。”
  
  
  
  两人走出了精品店。戴妍琦抱着那个玩偶愉快地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慢悠悠地跟上。
  
  走过一段路,他停下了脚步,没有再跟着戴妍琦向前走去。这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他最后再匆匆瞥了一眼那个快乐的小影子,向着反方向转身。
  
  “先生,您要走了吗?”
  
  戴妍琦像是有心电感应般,马上发现肖时钦没有跟上来,转身叫住了他。她怀里还抱着那个粉红色的长耳兔,黯下来的眼神露出可怜的神态。
  
  “您明天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吗?”
  
  肖时钦像是没有听到地快步走开。片刻后却又忍不住似的折返回来,半蹲下身抚摸戴妍琦蓬松柔软的长发。
  
  “好呀。”
  
  戴妍琦高兴地抬起眼睛。肖时钦如触电般缩回手,急急忙忙地跑开。她略略失望地抬手触碰被肖时钦抚摸过的长发,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还没有给肖时钦地址。
  
  “先生——”
  
  少女向着要消失的背影迈开步伐,急切的呼喊被扼在咽喉——
  
  ——疾行的黑马车如俯驰的恶魔,使那娇小的身躯支离破碎。
  
  有什么被撞飞的声音,刺耳的尖叫,放飞的白鸽。她向着畸形的天空伸出手去,红色的粘稠液体模糊了双眼。
  
  白鸽坠地。
  
  戴妍琦的神智渐渐消失。她没有看见肖时钦发了疯地向这边奔来,又在一米远处急刹车般停下。他大张着嘴,喉咙卡出机械的“咔咔”声,断线的泪水流过他瘦削的双颊。
  
  他始终不离手的那口钟摔落在地上,并没有因为这场惨剧发出悲哀的声音。它的指针倏然停止,在沉默了几秒后,开始向着相反的方向转动。
  
  肖时钦紧按住胸襟处的玫瑰,向着血泊中的少女,脊背缓缓地弓成了九十度。
  
  
  
>>>
  
  女孩从阴影处显出身影,眼神带着这个年纪的孩子特有的跳跃和狡黠。河边的草地潮湿轻柔,蕴着流连的清香。后天就是她的生日。在那之前,她想自己给自己找一份生日礼物。
  
  她很快被流动的水吸引,欢腾着奔向河流,眼神却被河边的一个身影拉扯住。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长大衣的男人。他站在河边呆望着平缓的河面,自然地流露出孤独感。
  
  怪异的人,有趣的人,戴妍琦不是没有见过形形色色的角色。但此时不知为何,她的目光始终无法从那人的身上移开。于是她抬手理了理长发,露出可爱的笑脸向着那道身影走去,思考着用什么方式搭话。
  
  男人却心有灵犀般转过身来。深邃的眼底藏匿着的愧疚、眷恋以及某种她读不懂的情感,此时喷薄而出。她的心里却没有任何的害怕或惶恐,而是莫名地对这个初见的男人有着安心的情绪。
  
  他们隔着一米远的草地两两相望。
  
  她清了清嗓子,直视着男人,声音甜美:“先生,您是在等人吗?”
  
  男人脸上浮现出一个仓促的笑。他的嘴唇颤抖,像是想说些什么,却没能发出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戴妍琦以为他要说「抱歉」——这个猜测来得没头没脑,却意外地让她信服。
  
  他的嘴唇渐渐有了血色,眨了眨眼睛,笑容绽放开来。
  
  “不,没有呢。”

—Fin—

评论
热度 ( 22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