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棉花糖

*《全职高手》中韩文清x叶修的cp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韩文清看到叶秋的时侯,他正半躺在大厅沙发上,吃着棉花糖。叶秋对于棉花糖的吃法,就是把棉花糖盖在脸上,直伸着舌头等它自己融到嘴里。

  这人太懒了。韩文清这么想着。他向来是一个有想法就有做法的人,当即揪着叶秋的领子把他提了起来。那棉花糖软软地掉下去,落在地上半点声响也没发出来。

  叶秋瞪着眼睛想控诉韩文清的罪行,又被一眼瞪了回去。他怂怂肩,很识相地认怂。

  后来韩文清回忆起来的时侯,倒有一种怀念的感觉——跟后来一比,这个时候的叶秋简直好太多了。如果是现在,首先得把棉花糖换成烟;要是谁掐他根烟,他抬起眼睛张嘴说几句话,就把别人气得想动手。
  

  
  就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没变。像是骨头都软了,坐没坐相,非得瘫着。

  只有面对荣耀时,软掉的骨头仿佛在烈火中淬了,缓慢地挺直,变成钢铁一样的硬度。

  
  
  韩文清见过的。

  他看见那个人坐在电脑前,带着耳麦,嘴角噙笑,不紧不慢地说着些什么。他的脊背挺直,不似平时让人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油然而生的坐姿。

  一眼过后韩文清就径直走了。他也懒得跟叶秋打招呼,往更里面走去。亲戚拜托他去把自家孩子揪回来。不只是在队里,他在身边大大小小的群体中都有着特别的威信。

  来到一个正开着游戏的电脑前揪住了自家孩子的领子,韩文清顺利地把他扯出了座椅。服务人员哆哆嗦嗦想说些什么,最终也没敢上前。

  看着少年仓皇认错,脸都吓得皱巴巴的样子,韩文清心头火起,却也无可奈何。再怎么说也得给正长着的孩子留点面子。韩文清把差一点崩出来的火气压下去,打算无论如何都先把他带回家再说。

  转身就看见那人乐呵呵地站在自己面前。倚着门,又成了有气无力的模样。

  叶秋走过来,弯腰捏了捏韩文清亲戚孩子的脸,叹了口气说哭得真惨。抬头看了看韩文清,又换上了然的神情说,我算明白了,看你这表情,人指不定以为你要带他去处刑呢。

  韩文清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叶秋睁着眼看着他,下一秒就笑得直不起身来。

  他自己倒不觉得这么个小动作有什么好笑的。但他看不惯叶秋这样。于是干脆地一手揪一个,拽出了网吧。

  叶秋一直嚷嚷着放手放手那个网管都要报警了,韩文清没理他。那张嘴说出的话最好少听少信。这是韩文清跟叶秋相处那么久累积出的经验。

  那么久,到底有多久了?

  算了,眼下还是解决手上这两个麻烦再说。从韩文清手里挣脱说去买样东西的叶秋拿了两根棉花糖回来,笑得很开心。

  但是自己为什么要等他去买东西?

  只能说是受某种不可违抗天来神力影响,让这一切莫名其妙地发展了下去。

  叶秋拿了根棉花糖递给那个孩子。孩子扁扁嘴大概本来想拒绝,偷望了一眼韩文清铁青的脸哭哭啼啼地接了过来。

  请你吃糖,又不是处刑。叶秋又笑了起来。韩文清觉得自己也应该笑一下,不过他打不打算是另外一回事。叶秋果然没把另外一根递给他,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嘉世穷到没电脑了?韩文清冷着脸抛出这么句话,开始给亲戚打电话。

  偶尔也想体会一下当年的感觉。叶秋舔了舔嘴角的糖渍,仍然笑眯眯的。

  韩文清并不了解叶秋当年,也没有问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他不是那种跟人处着处着就开始谈人生谈过去的人,叶秋也不是那种喜欢被人刨根问底的人。

  韩文清打完电话再抬头叶秋已经走了。那个孩子还在一旁哭哭啼啼地吃棉花糖。他内心很平静,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不如说早料到了这种情况。

  总不能一直抓着他。自己也没理由。

  
  
  后来发生了一系列关于叶秋与嘉世的事,韩文清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叶秋的本名是叫叶修。而这个让其他人都多半有些生气的“假名”事件,他心里其实没多大感触。

  叶秋还是叶修,都是那个懒洋洋地笑着的,伸着舌头舔着棉花糖的人。

  让韩文清气愤的,是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过。除了苏沐橙外,难道还有比自己在荣耀里跟他相处更久的人吗?

  那么多人都知道了,偏偏他最后看到新闻才了解。

  人人提起叶秋都会想到韩文清,偏偏当事人不会。

  而更让韩文清莫名其妙气愤的,是那个人也确实没有跟韩文清提起的理由。在赛场上一叶知秋是个好对手,他们互相尊重;在生活中他们算得上友人,一起聊过天,斗过几次嘴。

  这就是全部了。

  但他现在想要改变些什么了。
  

  
  叶修在一堆荣耀老友中经历了一连串质问后,耍了个滑头跑了出来。七拐八拐到了个出口,就看见韩文清抱着双臂瞪着他。

  这下栽了。叶修翻了翻白眼,又成了笑嘻嘻的样子,说老韩啊,你看今天的云像什么?

  叶修没想到韩文清就真的往外面的天空望了一眼,然后看着他认真地说,像棉花糖。

  他在韩文清面前不怕死地笑出了声,然后说,你是小孩子吗,这么喜欢吃棉花糖?韩文清破天荒地没瞪叶修,径直走了过来,微微低下头舔了一下叶修的嘴角。

  挺甜的。韩文清面不改色,对叶修僵硬的表情似乎很满意。叶修张了张嘴想控诉韩文清耍流氓,想想又觉得控诉这个黑面神好像没人会信。

  可是他今天没吃棉花糖啊?!

  
  
  苏沐橙在门口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自家的哥哥。但她怎么看叶修怎么觉得不对。眼神呆滞,面色潮红,支支吾吾说不清话,还老走神。

  发烧了吗?她担忧地望向叶修。

  没有。叶修摇了摇头,不让妹妹担心。他想了想,鬼使神差地问,沐橙你知道哪里有卖棉花糖的吗?

  苏沐橙摇了摇头。突然她像是看到了什么,说,不过你想吃的话,应该马上就能吃到了。

  叶修疑惑地望着自家妹妹,扭过头,就看见男人拿着两根棉花糖走过来。他步履从容,像是走向在脑海中演绎过无数次,早已烂熟于心的场景。

  苏沐橙接着就有幸看到了自家兄长原以为不可能出现的目瞪口呆的神情。然后他抬起僵直的手臂挠了挠头,死心地看向她,说,要是你家哥哥要为了根棉花糖卖身,你怎么想?

  她自然没有放过那双眸子里也许连主人自己都没发现的喜悦之情,捂着嘴笑了起来。

  那也没什么不好。

—Fin—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