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夏】雷雨天

*《夏目友人帐》中斑x夏目贵志的cp


  狂乱的雨侵袭着大地,草木慌忙地躲避着一波接一波的攻击,森林间和田舍中都弥漫着专属于雨天的升腾的清新。

  屋子里的空气有些灰暗。斑抽了抽鼻子,显然不是很喜欢这种气氛——即使他已经陷在里面无数次。习惯和喜欢是两码事。

  突然翻腾的雷声给斑震了一下,然后这只肥猫炸毛了:“知道本大爷是谁吗!本大爷是妖怪之首!敢吓唬本大爷看本大爷不劈了你!”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这几句威胁,雷声小了一些。他满意地闭上眼睛。

  

  斑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想起他在一个雷雨天与那个金发少年的对话。

  “你怕不怕打雷?”

  “很小的时候挺怕的,后来就不怕了。”

  为什么后来就不怕了,不问斑也知道原因。愿意收留夏目的很少,而愿意收留夏目又能给予夏目与自己儿女同等的关心的几乎没有。大人们要么根本不关心,要么就都去安慰自己的儿女了。幼小的孩子只能躲在被子里,默念着“不怕不怕”来减少一点点恐惧。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与其说是习惯,不如说是麻木。少年在雷声里面不改色地做着自己的事,然而也不会有人亲切地抚摸他的头发,说:“贵志真勇敢啊。”

  大多数的成长,都是以不断的失去和冷漠换来的。

  但即便如此,少年仍一脸满足,毫无抱怨:“大家都很善良,愿意收留我。”喜欢着那些即使其实嫌弃他的人,衷心地希望着他们幸福。

  “所以说那家伙真是蠢透了。”斑忿忿地爬起来又趴下,脸上的肉纠成一团。

  

  后来青涩的少年逐渐长成了成熟温和的男人,秀气的五官也有了棱角。一点不变的,就是那双浅褐色的眼睛,仍然盛满了暖和又让人心疼的温柔。

  他搬了出来,和斑一起在森林里定了居。常常有妖怪来拜访,他笑着细心地招待,从不反感和不耐。

  雷雨天时,他会抱着某只招财猫形态的生物坐在门口,在他不耐烦的表情下安静地直视远方,直到雨停了,有鸟鸣在悠悠地奏响。

  也不是不曾好奇地问过男人:“你喜欢雷雨天?”“不喜欢啊。”男人当时这样笑眯眯地回答。他的语气总像春天里盛开的花,在柔柔的风里轻轻摇曳,让人讨厌不起来。

  会在某个天气如此,可能是喜欢,但也可能是因为太讨厌了,所以强迫自己去面对,歇斯底里地去更加习惯。

  于是斑息了声音,抖了抖耳朵,不再过问。

  好在他陪在他身边,也有那么长的时光陪他面对一切。
  

  那个人的逝世是在几周前,也是一个雷雨天。

  那时他已经躺在床上近一年了。这一年为了不给斑添太多麻烦,他努力地练习着让手的颤抖幅度小一点,尽力能自己擦身吃饭。他甚至尝试着一次又一次下床,期望着没有力气的腿能再出现一点转机。

  斑骂骂咧咧地扶他:“不行就乖乖地躺着!得到本大爷的伺候是你无上的荣幸!”

  但仍然看着他抱歉的眼神,抱怨着陪他一次又一次练习。

  再后来他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斑有一次变成人形扶起他时,他笑着调侃:“被自己年轻时的样子这么照顾感觉真是奇怪啊。”

  斑恶狠狠地看过去:“少啰嗦!”

  那个雷雨天他拒绝了斑扶他起来喂饭,温柔地凝视了斑的眼睛很久很久,看得斑快不耐烦时歪头笑了:“就跟约定的一样,友人帐就交给你啦。”

  斑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来得及想好,就看见那双眸子里的花海永远地枯萎了。

  这只聒噪的妖怪难得的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把额头抵在那人已经没有温度的额头上,闭上眼睛闻着窗外传来的水汽的清新气息。

  

  斑突然起身,变成人形来到镜子前。镜子里的脸刻骨铭心,除了再没有那么温柔的眼睛。

  他把额头抵在镜子上,就好像那天抵着那人的额头一般。似乎还能看见那人提着七辻屋的馒头现在自己面前,一边任着他抢过去狼吞虎咽,一边戳着他讽刺他的赘肉让他少吃点。他像海一样温柔得几乎让人窒息地包裹住自己,再也挣脱不开。

  “愿你在那个世界被温柔以待。”

  他喃喃道。

  雨已经停了。

—Fin—

评论 ( 4 )
热度 ( 113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