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团同人】光影

*讨论组里玩的从零pa的跑团同人

*既然发了一篇索性把这篇也放出来

*对惨烈结局的一个发泄,反正是乱写


  请你不要再过来了。
  
  我听见少爷对那孩子冷淡的声音,片刻后那抹紫色落寞地消失在门边。少爷漠然地关上门,转头见到我时愣了愣,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
  
  艾布纳,麻烦你把斯达斯叫起来,饭已经好了。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去少爷的房间叫斯达斯小姐起床。她这段日子睡得很多,长期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我路过那个房门紧闭着的房间,敲了敲门唤了一声斯达斯小姐。
  
  自然无人回应。
  
  我了然地推了门进去,斯达斯小姐蜷成一团睡在枕头上,猫耳朵动了动,身体缩得更紧了些。我有些局促地站在门边,不知道这时候是该把她叫起来还是给她盖上被子。还在犹豫之际,少爷出现在旁边,动作轻柔地抚了抚斯达斯小姐的头发,把她抱起来,冲我笑了笑,转身带她去浴室了。
  
  我承认这时想这些有点不太好,但我没办法不开始忧虑少爷的性癖。
  
  我去书房整理了一些少爷晚上要看的资料,下楼时一大一小已经开吃了,按惯例进行着每日一对话。
  
  能吃吗?
  
  难吃。
  
  然后两人又沉默下去,继续埋头扒饭。如果烹饪技能满点数为100,少爷大概只有5那么多。然而尽管如此,这样的画面还是持续着日日上映。
  
  聘请个厨师的计划大概要取消了。
  
  这间房子里从不需要那种人物。
  
  午饭后少爷出去工作,斯达斯小姐跑上楼不知道干什么去。她从前有段时间老嚷着要去隔壁小哥哥家,不知为何,上次回来后就再也没提过他。之前她下楼时恰巧见着隔壁的尤里乌斯先生来探望艾文先生,也只是嘟囔了一句长得不错就没太在意了,倒是少爷见着斯达斯小姐后就十分强硬地把尤里乌斯先生赶了出去,一脸忧虑地和斯达斯小姐说了很久的话。
  
  莫非斯达斯小姐对尤里乌斯先生产生好感,少爷发现后就生气地禁止他们来往了?我的思绪越飘越远,最后坚定了立场:少爷绝不是这样的人。
  
  ……我一定要阻止这种想法在脑子里产生。
  
  公务很快处理完了,我上楼看斯达斯小姐的情况,发觉她在那扇房门前睡着了,身体紧紧地向门靠着,仿佛要穿透它一般。我把斯达斯小姐抱起来,她小腿蹬了几下,又很快陷入睡眠。我把她抱回房间,小心翼翼地给她盖上被子,虽然来叫她起床时看见一床好好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已经是一种奢望。
  
  下午无事可做,我索性买了些花去了公墓,墓前已经放上了新鲜的花。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花整整齐齐摆在那束花的一旁。离开前我低声说,在那边好好过,仗着武力给自己找个厨子够了。想了想又加了句,你别怪少爷,他尽力了。
  
  虽然我知道世界上最不可能对少爷说出责备话语的就是她。
  
  回到房子时已经是黄昏的时候,我进门前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屋顶,显然没有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告别的小旅行家。
  
  我不知道这次旅途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他告别时的话语和神情警告我永远不要过问。在门关上后我习惯性停住脚步,愣了一瞬才记起已经不会再有那样的声音响起。但我无法让自己因此在这里发愣,因为房子里的另外两人在经过门时一定会比我愣得更久,甚至如雕塑一般在这里站立至三更。
  
  少爷不在客厅。他这个时间点通常会去一个地方。
  
  我在犹豫中上了楼,安慰着自己只是去书房整理书籍,绝没有其他什么意思,还是忍不住朝门缝里望了过去。屋子里没有开灯,少爷站在窗台前,正打算把窗帘拉开些。正午的阳光太过炽热,夜晚的星光不能透过窗又太过可惜,这个动作便从那日开始重复着。
  
  我在门边静静站了一会儿,忽然察觉到少爷似乎在小声地说些什么,不自禁地试图聆听。但那声音太过微弱,以至于我竭力向门那边贴近才能听见一点。
  
  不要担心,艾文。
  
  我听见他低声唤着躺在床上的人的名字。一只小小的手拽住了我,我惊了一惊,发觉斯达斯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一根手指竖在嘴唇边,示意我不要出声,不声不响地也朝着门缝里看。
  
  少爷拉开窗帘,笑容在黄昏的光中显得愈发朦胧。
  
  ——我今后也会,努力向前。

Fin.

评论
热度 ( 12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