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团同人】忘

*讨论组里玩的跑团的同人

*剧本里太惨了想写点甜的

*半AU放飞乱写,我开心就好


01.
  
  大雨已经持续了两天,美第奇家整个陷入了阴郁期,斯达斯出门都不太想戴猫耳朵。洛伦佐拿着本书瘫在书房的椅子上,艾文走过来敲了敲他的椅子背。
  
  洛伦佐把书盖在脸上:“我不在。”
  
  艾文:“……你至少摘了眼镜再盖上去。”
  
  “这眼镜戴和不戴都没区别,就是平光的。”洛伦佐把眼镜摘下来,“我干嘛非得是个眼镜控呢?我已经腻了这个设定了,明天起我要开始戴防毒面具出门。”
  
  外面的雨还在分秒不停地下着,艾文拿了块软布,把袖子捞上来一点,慢条斯理地擦着小提琴上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灰尘。洛伦佐精神振奋起来,欣喜地盯着艾文。
  
  艾文把小提琴擦了一道,觉得挺满意了,便把它放了回去,回过头来发现洛伦佐盯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回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心死,心死。”洛伦佐无精打采地瘫回去,“我以为你要拉。”
  
  艾文愣了愣,微微笑着回应:“晚上会拉的。”
  
  “吃个火锅还要伴奏?——所以到底是为什么要在夏天吃火锅?”洛伦佐郁闷地翻着手机的通讯录,“而且——根本就叫不齐人吧,你想叫的那些。”
  
  艾文也拿出手机整理着联系人。手指在屏幕上随意滑了两三下,洛伦佐突然想到了什么般变了脸色,过一会儿又变了回去,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艾文被他这一出整得困惑不已:“怎么了?”
  
  “你知道贝尼的火把一直对我家蠢蠢欲动。”洛伦佐喝了口茶,心情逐渐沉重起来,“她一定会要求在我家边上放烟火,然后尽力让那点火星能使我家烧起来。不过既然是阴雨天,这个计划肯定是失败的。”
  
  “噗哈,你想的也太奇怪了,你是对贝尼有什么误解……”艾文笑到一半僵在脸上,神情古怪地抬头看了看洛伦佐,视线又重新放回到手机上。
  
  “贝尼在群里发了消息,”他看上去说得有点艰难,“问我们知不知道哪里有卖防水的烟花。”
  
  “告诉她那种东西哪里都不存在!你手机里有没有她的照片?”
  
  “有,你要干嘛?”
  
  “告诉艾格尼丝他们小心火种。”
  
  洛伦佐叹了口气,神情更加忧郁了。此时门铃响起来,声音从楼下传到楼上,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大叫欧尼酱的声音,分不清是透过门传上来的还是绕了一圈从窗户进来的,很明显对方是目的明确赶过来的,而且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气势。
  
  “救命。”洛伦佐脸色苍白,“我需要一扇隔音效果强而且没有门铃的门。”
  
  艾文哭笑不得:“你直接去打铁铺弄块铁板安在门那位置吧。”
  
  洛伦佐在眼睛一亮说道“这是个好主意”之前“咦”了一声,直起身来诧异道:“你今天居然没说不能让女孩子吃闭门羹这种话,变性了?”
  
  门铃的声音停了下来,楼梯那边很快传来轻快的脚步声,还伴着斯达斯欢快的笑声。
  
  “……我是真没想到你们还能来个里应外合……艾格尼丝呢?!她不是看着斯达斯的吗?”
  
  “噢,我刚刚跟她说晚上要吃火锅,她很高兴的样子,之后又很遗憾晚上不能做饭给你吃,所以想去做点甜点补偿补偿你……”
  
  艾文耸了耸肩,微笑着坦诚面对洛伦佐震惊的目光。
  
  “屋漏偏逢连夜雨。”洛伦佐绝望,“我能洗点去点个跳跃技能吗?二楼多高来着?”
  
  

02.
  
  雨停下来了。
  
  门铃又响了起来。艾格尼丝把盘子暂时搁置在桌上,手在围裙上拍了拍,扭动了门把手。帕斯卡尔磨磨蹭蹭拉下兜帽,从门后边露了个脑袋出来,冲着艾格尼丝笑了笑:“艾文和小少爷在嘛?”
  
  “少爷和艾文先生都在楼上呢。帕斯卡尔先生也一起上去吧,正好我做了些甜点。对了,刚刚洛伦佑小姐也来了,明明是晚上才吃火锅,大家都来得很早呢。”
  
  帕斯卡尔放下旅行包,分担了一部分艾格尼丝的盘子,两人一起上了楼。“诶嘿,是啊~早点到有好处哎,艾格尼丝做的甜点!我也可以有一份吗?”
  
  “噗,瞧您这话说的。一开心就做得很多,每人两份都还会剩下来呢。”艾格尼丝高兴起来,“帕斯卡尔先生真的那么期待我的甜点吗?希望一会儿能说说意见哦。”
  
  书房的门大敞着,洛伦佑显然很高兴,眼神中透着一丝餍足,把斯达斯放在膝盖上轻轻戳她的脸颊,惹得斯达斯发出愉悦的哼哼声。洛伦佐戴着平常那副眼镜,面无表情拿着本书翻着,艾文坐在一旁只是抿着嘴笑。
  
  “看来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呢。”艾格尼丝笑着把盘子放在桌上,里头盛着的甜点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黑色,“一不小心就做多甜点了呢,人人有份,大家都过来吃吧~”
  
  除了帕斯卡尔以外的人均脸色一变。洛伦佑打着哈哈放下斯达斯起了身:“我刚刚已经在路上的甜品店吃过甜点了,就不……”
  
  “别扯。”洛伦佐把书放下,气定神闲,在桌上拿了一份整体发黑的曲奇,“刚刚谁跟我说这几天都身无分文靠跟朋友借钱度日?还有闲钱去甜品店,那刚刚……”
  
  “开个玩笑,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突然到来欧尼酱吃不到艾格尼丝小姐姐做的甜点而已。”洛伦佑面色不变,也拿过一份颜色诡异的小蛋糕,“看着艾格尼丝小姐姐做的甜点就很幸福了,根本不忍心吃~”
  
  艾文笑容依然挂在脸上,沉默着拿过来一份看不出原本形态的软塌塌的甜点,在绅士精神和身体安危之间挣扎了一下,默默舀了一勺放入口中。
  
  斯达斯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顺理成章地被艾格尼丝抓住,揽在怀里喂食。
  
  在一片沉默压抑的气氛下,艾格尼丝笑着询问帕斯卡尔感受,帕斯卡尔开心地叫了出来:“挺好吃的啊!”
  
  一行人从黑暗料理里挣扎出来,眼神古怪地盯着他。
  
  帕斯卡尔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真的挺好吃的!我这些天在森林里迷路,都是吃蜥蜴干度日,这个比蜥蜴干要好吃哎!”
  
  艾格尼丝:“……”
  
  洛伦佑把盘子放回桌上,走过来笑着拍了拍帕斯卡尔的肩膀:“真是苦了你了,这些天很不好过吧,既然你这么喜欢吃,我也只好忍痛割爱让给你了~晚上再见哦~”
  
  她脚步轻盈地出了书房的门。洛伦佐也慢慢放下曲奇,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想了想又扯了一张,走过来拍了拍帕斯卡尔的肩,低声说了句:“交给你了朋友。”
  
  洛伦佐摘下眼镜用纸巾擦着离开了书房,艾文看了看盘子里的软塌塌,又看了看帕斯卡尔,沉默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般又舀了一勺,然后缓缓放下盘子,扯了张纸巾后走过来拍拍帕斯卡尔的肩,带着小提琴出了书房。
  
  端着甜点不知所措的帕斯卡尔:“……”
  
  还在艾格尼丝怀中挣扎的斯达斯:“……”
  
  
  
03.
  
  “嗨,艾文!”
  
  街头那边传来热情的招呼声,一个红发男子朝这边挥了挥手。艾文瞅了一眼,匆匆向洛伦佐一行点了点头,问店主再要了一个雪糕便赶了过去。
  
  “为什么是爸爸过去不是那个人过来啊。”斯达斯舔了舔糯米糍。
  
  “你没发现他只叫了艾文吗。”洛伦佐不紧不慢地把包装袋撕开,“虽然我们没有隐形还是实体化的选择,但是那个人的视网膜有人影选择性。在他眼里,我们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妈的死gay。”洛伦佑粗暴地把包装袋咬开,声音变得含混不清,“哪来的兄弟关系,哥哥弟弟啥的其实是情趣play吧。”
  
  “女孩子怎么能说这……”洛伦佐迟疑了一下,舔了口奶糕冷静了一会儿,淡然道:“女孩子不要懂这么多。”
  
  劳伦斯被艾文拽着袖子,满脸不爽地走过来,看了眼洛伦佐漫不经心道:“呦小家伙,好久不见还是没长高啊。”
  
  艾文适时松开劳伦斯按住洛伦佐的肩膀,洛伦佐冷着脸扫了劳伦斯一眼,不甘地继续咬着奶糕。劳伦斯又颠颠地跑去掐斯达斯的脸,手臂被恶狠狠咬了两三口,不觉疼痛地继续戏弄她,被艾文走过去踢了一脚才总算老实下来。
  
  三个人目送这对兄弟远去,劳伦斯还远远叫了声“艾文就先放在我这啦哈哈哈哈”,被艾文敲了敲脑袋使劲拽走了,洛伦佑嚼着咬下的巧克力层连连摇头。
  
  “我觉得我已经看不懂了。”洛伦佐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这到底是双向还是隐性双向?”
  
  “爸爸你为什么不猜是单向。”斯达斯解决了糯米糍,跑过来在洛伦佐衬衫上擦手。
  
  “单向?不存在的。顶多就是隐性双向吧。”洛伦佐任着斯达斯糟蹋衬衫,发出今天第二声叹息,“我们不知道会比较幸福吧?”
  
  “谁知道啊,没男人要的八嘎欧尼酱——”
  
  “……下个月的生活开销自己想办法解决。”
  
  “才不要!?”
  
  
  
04.
  
  “我要剐了帕斯卡尔。”
  
  贝尼特那什冷冷地抱起双臂。
  
  “大小姐,他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洛伦佐瞅了瞅桌子下的帕斯卡尔,咳了一声递给贝尼特那什一杯水,贝尼特那什瞧也没瞧,不爽地瞪了洛伦佐一眼。
  
  “我听说了,他之前旅行的那个地方有一种特制的烟花卖,炸开特别有杀伤力。”贝尼特那什激动道,“我发消息给他叫他帮我带一份,显示已读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两个月!我听说了,他今晚会来是吧,我只能容许他是在火锅里出现被我见着,否则他就死定了。”
  
  “哈哈……你知道帕斯卡尔常常迷路的,旅行时迷迷糊糊可能就把手机扔哪了。别那么生气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把他火葬呢。”
  
  “你在说什么呢?”贝尼特那什用奇怪又怜悯的眼神看着洛伦佐,“火葬这种绝顶的升天仪式,我怎么可能让一个不能理解火焰神圣的人享受到。”
  
  洛伦佐:“……”
  
  艾文,快回来告诉我此刻最佳的尬聊方式。
  
  随着钥匙插入门转动的声音,洛伦佐和贝尼特那什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门那边去了,门很快被打开,艾文和劳伦斯提着大包小包进了门。
  
  “千,我实在是不明白。”艾文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包装袋的带子落下来,露出里面的各种肉和菜。“你到底是用什么心情……给我发了一长串清单,然后告诉我‘只缺这些了’的!?”
  
  洛伦佐摊摊手,余光向贝尼特那什那边飘,给了艾文一个“你行你上”的眼神,艾文看了贝尼特那什一眼,回了个“我上就我上”的眼神,走上去彬彬有礼地打了个招呼:“晚上好啊贝尼……”
  
  “不太好。”贝尼特那什淡淡地回答。
  
  艾文:“……”
  
  劳伦斯在那边很不耐烦,提起那些肉和菜拉起艾文到厨房去,艾格尼丝也赶忙放下还在逗弄的斯达斯进到厨房去。
  
  斯达斯艰难地呼吸着,被洛伦佐安抚地摸了摸头发,直接扑进了他怀里。
  
  贝尼特那什拿起刚才选择性忽略的水杯,悠悠地喝了一口水。
  
  洛伦佑刚从楼上下来,吹了声口哨,看着贝尼特那什的小裙子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来跟她打招呼。
  
  帕斯卡尔在桌子下趴得难受,忍不住想动动身体,发现手脚已经麻到想动也动不了了,索性自暴自弃,闭上眼睛等人发现。
  
  厨房里的热气一股一股窜出门,飘散在客厅里,空气变得温暖起来。每个人都在这份温暖中沉醉着,慢慢阖上双眼。
  
  这个模糊又无聊的场景,也许会永不被遗忘。
  
  
  
05.
  
  艾布纳打开灯,看着窗外的暮色陷入沉思。
  
  担心客人要留宿,艾格尼丝又忙着做甜点,于是来帮忙打扫客房,结果长期不用的这个门锁……原来已经坏了。
  
  现在艾格尼丝和少爷他们应该已经发现我不在了吧?还没找到我在哪吗?我是不是应该喊一嗓子?不行不行,万一在客人面前丢人了怎么办,绝不能丢美第奇家的脸。
  
  艾布纳用尽全力推了一把门,那扇门毫无疑问地纹丝不动。他气喘吁吁地坐到床上,还要小心被子被弄出不像样的皱褶,心中忧虑。
  
  我不会是被遗忘了吧?
  

——————————————
  
*没有后续
  
*HE?tan90°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千醉千 | Powered by LOFTER